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64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六】

某亘:补充一条说明,阿莘的眼睛是天生盲眼,这里指的是没有瞳孔,但是她可以“看见”,原因后文会有,小可爱们只要知道她是能看见的就行~

臨死前最後的爆發,讓她咬破了蛇身的鱗片,牙齒陷入細嫩的蛇肉中,口中流淌的鮮血融入了蛇軀,她也在同時貪婪的吸食著它的血液。

無形之中,兩者的血液相融合。

深淵從沒想過,這個看起來已經苟延殘喘的獵物,會在足夠關頭給他重重的一擊。

他不過是在等待著解脫的這一天,預言中的人類將會來到他的面前,她的鮮血,就是解開桎梏和囚牢的鑰匙。

他等到了這個人類,卻沒想到是以這樣的方式。

腹部被咬的瞬間,深淵的身體絞緊了她的頸項,試圖逼迫她松開口。

然而終究還是晚了一步。

古樸的吟唱自渺渺虛空傳來,堆積的絮草如落葉紛揚散落,一時間,地動山搖,藏匿在深處的妖獸發出驚懼的咆哮。

黎莘脖頸上的壓力忽然消失不見,那逼仄的窒息感也徹底離去,新鮮的空氣在瞬間湧入了她的肺部。

黑色細蛇逐漸溶解,就在她的面前,化為一團黑色的霧氣,隱沒在了土地之下。

對了,土地。

這兒沒有土地,而土地也不會如身下的觸感一般,堅硬冰冷,如同密密排列的鱗片。

鱗片……

黎莘的身體不能動彈,視線略受阻礙,但是她依舊能看清眼前的變化,塵土飛揚,狂風裹挾著砂石,從她身側呼嘯而過。

她身下的,是活物。

黎莘幾乎無法想象這是怎樣的龐然大物,她整個人甚至沒有他兩片鱗片大,恍若卑微到極致的螻蟻。

整座山洞都開始震顫,洞穴頂部的石稜被絞碎後落下,跌入黑暗中,連聲響都聽不見。

遮天蔽日的陰影籠罩了她。

她聽見獸類的吼叫,遠遠的從外頭傳來。

而面前的巨獸,佔據了她所有的視線。

它有著稜角分明的頭顱,藍黑色的烏鱗近似鎧甲,一層層的附著在皮膚之上,泛著幽幽冷芒。

血色的蛇信輕吐,它正對著黎莘,緩緩睜開了雙眼。

金色的獸瞳,瞳仁驟縮成竪直的線條,明明該是溫暖的顏色,看起來卻格外的冰冷殘忍

它張開血盆大口,顆顆獠牙有百年巨樹粗細,牙尖向後勾起,隱約能見到鋒利的尖端。

然而這樣的它,卻發出了屬於人類的嗓音:

「深淵,」

低沈沙啞之中,又糅合了獸吼與嘶鳴,

「奉你為主。」

它極不情願,不甘的,一寸一寸低下了高傲的頭顱。

黎莘難以置信的瞠大眼眸,和它離的如此之近,就讓她更為直觀的望見了它額前,或者說是雙眼之間,一個隱隱閃著光芒的法陣。

這是……所謂的契約嗎?

可是為什麼?

————

黎莘呆呆的坐在破敗的廟宇門前,原本截斷的小腿,摔碎的內臟,身上血肉模糊的傷痕,統統消失不見了。

雖然她依舊虛弱的像是紙片人,一戳就破。

她低著頭,額發凌亂的散落下來,緊緊貼附著她的臉頰。

她忍不住伸手撥了撥。

眉心灼熱,約指甲大小的蛇形印記烙在蒼白的肌膚上,彷彿在時刻提醒黎莘,她和從前截然不同了。

她擁有了一條,許多人終其一生,都難以企及的通天雲梯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