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47章
痴漢小文鳥【四十一】(H)

白啾啾抬起臉,在她頰邊輕嗅著,像條毛絨絨的小狗:

「你不是說回來之後可以嗎?」

他彷彿被欺騙的孩子,滿眼都寫著控訴。

黎莘梗了梗,無奈道:

「我說的不是現在……」

「我不管!」

白啾啾飛快的打斷她,低頭又攫住了她的嘴唇,將她剩下的話語都咬在嘴裡,不肯讓她說出口。

黎莘扭著身子在他身下掙扎,他就扣住她的手腕,福至心靈似的,將腿擠入了她腿間。

窄窄的包裙因此被撐開,幾乎能聽見布料慘痛的呻吟。

他還記得電視里的一切,雖然人類的交配方式與他們太不相同,但是白啾啾相信,自己會做的很棒。

電影里的雌性很主動,但自家的主人並不是如此,說明她還沒有被征服,應該要強勢一些才行。

白啾啾略微回憶了片刻,很快有了主意。

他的吻從唇角挪移,滑至她的頸部,溫熱的氣息伴隨著濕潤柔軟的唇,一點點落在她赤裸的肌膚上。

他不知該怎麼解開她胸前的紐扣,於是乾脆換了種方法,直接從下方給她推上去。

黎莘被親的身體軟綿綿的,一時間沒有反抗。

他身上的氣味真的好香,怎麼能這麼香?

她腦袋都暈乎乎的。

薄薄的內衣是絲綢般的質地,稍微一拉就露出白嫩軟綿的乳肉,就像他嘗過的雞蛋羹,看起來入口即化。

當然,這比雞蛋羹白多了。

白啾啾實際上是很好奇這裡的滋味的,為什麼只有人類的小崽崽能吃呢?

他抿了抿唇,小心的張開嘴,將櫻粉色的乳尖含入口中,輕輕一吮。

「唔嗯……」

黎莘不自覺的低吟了一聲,嗓音嬌軟柔媚,摻了蜜糖似的,甜在白啾啾心尖尖上,不多時便化了。

沒有味道,只是滑滑的,軟軟的,還有她身上淡淡的香味。

明顯不是真的用來「吃」的,更適合取悅雌性,看自家主人的表現就知道了。

黎莘原先推著他的手已經成了半推半就,沒多大信服力了。

白啾啾覺著口感還挺不錯的,忍不住效仿電影里的方法,咬住一邊吮吸舔吻,把粉尖都舔的紅了,圓滾滾的凸立起來。

他看看另一邊,伸手觸碰,戳了兩下以後一把握住,整只手都陷入這片豐腴之中。

「好好摸的感覺。」

他嘖嘖稱贊,聽得黎莘耳根子發紅,簡直想直接踹他一腳。

然而出師未捷身先死。

她才將腿抬起來,白啾啾不知怎的就給抓住了,甚至順勢將裙子也推了上去,露出毫無遮掩的小內褲。

這種過膝的包裙,黎莘從來不穿安全褲,想看見都有點難度。

現在直接便宜了白啾啾。

他用手指勾住這片薄薄的布料,熟悉電影的他簡直如有神助,直接扯著一邊的絲帶就將內褲褪了下來。

「啾啾!」

黎莘下意識的合攏腿,用手捂住那片神秘的三角地帶。

白啾啾歪頭望著她,神色是純然無辜的:

「這裡有點不一樣。」

他邊說,邊要去拉下她遮擋的手,好仔細研究一番。

「你,你別——」

黎莘試圖堵他的眼睛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