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72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十四】

深淵眯了眯眼,瞳仁變的細而長。

他忽然俯下身,整個身子都將黎莘籠罩在陰影里,而他眸中的神色,值得深思。

起碼黎莘沒看懂。

他靠的太近,高挺的鼻尖幾乎要蹭到她的肌膚,而他身上的氣息濃厚,不是香味也不是臭味,更像是某種刺激人慾望的信息素。

被圍裹其中的黎莘壓根嗅不出來這是什麼味道,只是覺得很好聞,忍不住就貪戀其中。

「人類,」

深淵略抬了抬眸,伸手把住了她小小的一捧臉,燦金的瞳色危險而迷人,讓她有片刻的迷醉。

然而——

「你比我想象的更蠢。」

他譏笑了一聲。

這句話徹底將黎莘從沈溺的狀態中拉了回來,她攥了攥拳,問道:

「你……什麼意思?」

深淵抬起了身子,居高臨下的俯視她,眼含輕蔑之色:

「對異族發情,需要我再詳細說明嗎?」

只差沒把嘲諷寫在臉上了。

黎莘狠狠的噎住了,彷彿身上的遮羞布被人扯下來,連同她的羞恥心一起,扔在地上肆意踐踏。

他是怎麼看出來的?!

分明,分明她根本沒有表現,除非他能看透自己的想法。

那麼難道是——

「你真可笑,」

黎莘不甘示弱的直視他雙眼,

「既是異族,你又怎麼會知道我有沒有發情?你以為人類都和你們一樣,飢不擇食,生性淫亂嗎?」

她無意否定生物的習性,但深淵如此羞辱她,她也不介意用這些「知識」駁斥他。

深淵果然黑了臉:

「你在和我狡辯?你身上的氣味……」

他正要說出自己聞到的味道,黎莘就立刻反應過來,迅速打斷了他的話語,搶過話茬:

「抱歉,在我們這兒,這東西叫葵!期!」

她說著站起身,像嬌小的一隻毛巾團子,只在腿部的位置,沁出了淡淡的血色。

按照大陸的說法,葵期就是女性的生理期,不過不是一月一回,而是半年一回,一年只兩次。

好巧不巧的讓黎莘遇上,甚至藉此扳回了一局。

深淵經歷了萬年,自然知道這些關於人類的基本,然而他從未真切的接觸過人類女性,一時嗅不出其中差別。

不過據黎莘所言,那氣味濃郁之處果然就是被血暈染的一塊,他不信也得信。

「可笑。」

深淵不可能承認自己的錯誤。聞言不過是冷哼了一聲,壓低了眉眼,轉身踹開房門走了出去。

房門應聲而碎。

————

深淵晚間歸來時,房門已經被修補好了,換了衣服的黎莘坐在床邊,捧著碗,小口小口的喝著青綠色的果汁。

那件長袍無疑是她的兩倍有餘,她甚至能將它折疊起來當被子蓋。

不過質料絲滑,穿在身上十分舒適。

她晃著兩只腳丫子,腳踝細的不足深淵的手腕,活像是偷穿的大人衣服的幼童,滑稽的很。

深淵緊抿了抿唇,嘴角微微壓下,不怎麼愉悅:

「吃了它。」

他不耐的把手裡的物件丟到黎莘懷裡。

黎莘剛喝完果汁放下碗,他冷不定的來了這麼一下,她下意識就伸手接住了。

好……柔軟?

她好奇的掂了掂這個有些份量的布袋子:

「這是什麼?」

深淵聞言,咧嘴一笑:

「蛇膽。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