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88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三十】

弗雷笑的放肆:

「傑德,你知道反抗我的下場,怎麼樣,現在還要固執己見嗎?」

傑德脹紅了臉,他回頭望瞭望手下的雇傭兵,心中不免升起悲憤之意。

這些跟著他出生入死的弟兄,難道真要因為弗雷的一己私慾,葬身於黑水湖的妖獸口中嗎?

他沒有太多的時間猶豫,因為漿果汁的氣息已經讓湖中妖獸蠢蠢欲動,原本平靜的碧色湖面開始微微震蕩,以湖中心為點,向外延展開圈圈漣漪。

深淵瞳中光芒大盛:

【我感覺到了】

他難耐心中的喜悅,和黎莘道:

【我的眼睛】

大約是和深淵心靈相通的關係,黎莘隱隱的也能感受到湖中的召喚,似乎是極熟悉的,溶於血脈的親切感。

難不成是契約的作用?

黎莘暗想道。

「隊長,跟他拼了!就算今天死在這裡,老子也要拉他償命!」

雇傭兵隊伍中,脾氣暴躁的人已經忍不住怒火,更因為弗雷的挑釁和欺騙而對他深惡痛絕。

蘇姬左右為難,這時也顧不上護著黎莘和深淵了,和其他人一同站到了同伴身邊。

就此,雙方對峙。

深淵的目光落在湖中心,面部的鱗片若隱若現,想當然的,如果不是這幾條人類雜魚,他早就衝過去,將那膽大包天的妖獸一口吞噬。

黑水湖周圍的土地開始震顫,湖邊梳理羽毛的荊毒烏感知到危險的臨近,紛紛撲扇著翅膀飛速逃離。

弗雷和傑德同時望向了湖面。

水波翻起浪濤,湖中心的漩渦漸漸成形,在一片嘩啦啦散落的水霧中,巨碩的黑影緩緩現身。

陰毒卻顯得肥腫的魚眼,布滿了黏液,凹凸不平的灰褐色皮膚,幽綠的水草纏在它身上,只是平白增加了它的醜陋。

兩條長長的須子生了倒刺,有成年人大腿粗細,在它的獠牙旁肆意飛舞著,掀起水中驚惶的魚獸。

黎莘的目光有一瞬間的迷茫。

這個形狀,這個姿態,還配上了這個湖水的顏色以及水草,怎麼看,都好像……

「酸菜魚!」

她重重一拍手心。

就說嘛,這畫面帶來的詭異感,為何讓她如此熟悉。

深淵黑著臉把她的頭按回了懷裡。

他只是為了讓她少說兩句蠢話,做這動作時無比的自然,就連黎莘本身,也沒發現兩人日益增長的親密感。

妖獸的瞳孔對準了湖邊的漿果汁,以及兩對氣氛緊張的人馬。

黎莘拼命從深淵的桎梏中鑽出腦袋,想要提醒他,剛剛她在這條酸菜魚的腦門上發現了一塊純黑的碎片。

她的視力比普通人更好一些,所以才能注意到這小小的不同之處,當然,那股呼應感也是重要的幫手之一。

深淵繼續按下她的腦袋,雙眸黯沈:

「我看見了,安靜。」

他唯一的弱點,就是懷裡這個不省心的小跳蚤。

在他出手之前,必須得保證她的安全。

「傑德,你知道我不是個好人。」

近乎凝滯的空氣中,忽然傳來弗雷喑啞粗糙的嗓音,如同破爛的風箱,沙沙響著。

傑德猛的轉頭對上他,卻不防他挑起一桶漿果汁,一腳踹向了傭兵隊伍之中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