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84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二十六】

黎莘郁結的收回視線,抬眸正要和深淵說話,卻發現他正緊盯著一個身姿曼妙的女郎,眼珠都不帶動的。

她冷哼一聲,鄙夷他:

「男人的嘴,騙人的鬼。」

還說什麼對女人沒興趣,看這個痴迷的樣子,口水都要滴下來了。

沒有底線的流氓蛇!

正在緊盯女人腰間軟鞭的深淵聞言,皺著眉頭收回視線,望向黎莘:

「你說什麼?」

黎莘一撅嘴,偏頭不理他:

「沒什麼。」

深淵見她不說,理所當然的以為她真沒什麼事,就將目光又落回了女人的身上。

黎莘這次憋不住的,探出半截身子,兩只小手捧住他的臉,硬生生給他扳了回來:

「你還看?!」

深淵簡直莫名其妙:

「你在發瘋嗎?」

那女人的軟鞭給他的感覺很不對勁,莫名熟悉,原本都快感覺出裡頭的真物了,被黎莘一打攪,瞬間消弭無蹤。

「既然做了我的蛇,就不能覬覦其他人,不然我多虧啊。」

她站直身子,雙手叉腰……雖然也沒變高多少,但氣勢要有,姿態要足。

深淵冷笑一聲:

「蠢跳蚤。」

這是繼黎莘的蟲蟲「愛稱」後,深淵回報給她的,說她像上竄下跳的跳蚤,又小又煩人,打不著還趕不跑。

黎莘氣結,眼睛瞠的滾圓,打算和他好好辨一辨。

然而等她要擼起袖子的時候,深淵忽然站了起來,毫無預兆莫把身前的黎莘一拎,夾在腋下大步的走了出去。

原來是那女人和同伴起身出了門。

深淵就跟在他們身後,不遠不近的吊著。

黎莘有時候很佩服這條蛇,他脾氣暴躁沒錯,可還不是毫無頭腦的魯莽,而是有一定的心計和城府。

流氓不可怕,就怕流氓有文化。

她心思轉的快,此時也覺過味來,抬起腦袋問深淵:

「她是不是不對勁?」

否則以深淵的性格,就算真發情的也不會這麼執著,他肯定更傾向於大爺似的一坐,讓女人主動上門伺候他。

深淵賞了她一個「算你有點腦子」的眼神,低聲道:

「她的軟鞭,有我身上的氣息。」

但並不是軟鞭本身,而是軟鞭里的某樣東西。

黎莘轉了轉眼珠,讓他把自己放下來:

「可以智取,」

她說著掃了深淵一眼,老大不情願道,

「美男計吧。」

深淵:「……你在說什麼廢話?」

黎莘卻只是對他比了個噤聲的手勢,將軟乎乎的小手往他大掌里一塞,牽著他跌跌撞撞的往前跑。

深淵第一時間就想起了當初她摔跤吐血的樣子,下意識的要抓住她的領子。

沒想到抓了個空。

他眼睜睜的看著黎莘用左腳絆左腳把自己給摔了,整個人就往那女人的身子上撲了過去。

「呀!」

一聲嬌呼響起,女人一時不防,被她撲倒在地。

黎莘傻了眼,她尋思她也沒用勁兒啊。

就這麼屁大點的孩子身體居然能撞倒她,是她低估了自己還是高估了這個女人。

「你沒事吧?」

深淵這時詭異的和黎莘心靈相通了,十分上道的從後方趕來,「關切」的問道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