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82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二十四】

打嗝事件在深淵的黑臉下不了了之。

這一片沒了活口,黎莘自然不用擔心行蹤洩露,更何況深淵的身份也得暫時保密。

俗話說蟻多咬死象,現在的深淵足夠強大,卻不代表他是無人可敵的。

她小跑步追上深淵:

「蟲蟲,你等等我!」

深淵原本不想理會她,猛一聽她口中的稱呼,整個人都來了個急剎車,迅速停下腳步。

黎莘一時不放,一頭撞在他背上,磕的鼻尖酸澀。

她吸了吸鼻子抱怨道:

「你怎麼每次都喜歡突然停下來?」

深淵沈下眉眼,緩緩轉身,低頭對上她發頂:

「你叫我什麼?」

他的語氣頗為危險,但黎莘早已習慣了,知道他不能拿自己怎麼樣。

在他的底線內適度的調戲還是可以的。

「蟲蟲啊。」

她無辜的揚起脖子望他,一雙銀白的眸圓而亮,可以想象,如果能點綴上黑色的瞳仁,必定是貓兒似的嬌俏可愛。

深淵揪起她的衣領,咬牙切齒道:

「吾名,深淵。」

黎莘踮起腳尖,免得自己被提的太難受:

「我知道啊,蟲蟲。」

她完全是死豬不怕開水燙。

深淵怒火攻心,揪著她的手綻出青筋,骨骼磨的咯吱作響:

「我是深淵的王者,不是你口中的螻蟻。」

黎莘心道這條蛇又開始中二了。

她癟了癟嘴:

「蟲蟲是我對你的愛稱,在人類世界,給人起愛稱說明我喜歡他呀。」

她就喜歡看這條臭屁蛇恨的不行又無可奈何的樣子,心裡別提多舒服了。

深淵怒道:

「我無需你的喜歡,你只需畏懼我,敬仰我,臣服我!」

黎莘淡淡的「哦」了一聲,一副孩子這麼任性還能怎麼辦只能寵著唄——的表情:

「好的蟲蟲。」

她笑嘻嘻的抓住他的手,稍微掰了掰就蹦下來。

深淵恨不得一掌拍死這個煩人的跳蚤。

然而他不能。

幾次試圖下手都硬生生忍住了,他除了不停的深呼吸平復情緒,別無他法,再和她爭執這些毫無意義。

他一甩手,轉身大步流星的走了。

黎莘連忙跟在他身後,跑了幾步就一個飛躍,整個人都撲到了他的背上,像是扯不掉的橡皮糖:

「你背我。」

她理直氣壯道。

深淵壓抑著即將火山噴發的情緒:

「我只說一遍,滾下來!」

他一,點,都,不,想,看見她!

黎莘的雙臂纏上他的脖頸,雙腳勾住他的腰肢,配上她灰不溜秋的長袍,活像一隻掛在樹上的考拉:

「不好,我走不動,到時候就沒辦法幫你解除封印,你得好好帶著我。」

她把小腦袋蹭在他頸邊,對著他耳朵軟聲糯語。

深淵耳垂一陣麻,整個身體都過電似的起了疙瘩,一時間忍無可忍:

「把你的嘴閉上!」

黎莘老老實實的聽了,嘴巴一勾,眉眼都笑的像盈盈彎月。

好在此時的深淵看不見,不然也不會容忍她繼續纏在自己身上。

他忍。

等封印全部解除的,他會把今日的屈辱,十倍,百倍的奉還給她!

……一小時後。

「蟲蟲,我餓了。」

「我想喝水。」

「你的背好硬,硌著我了。」

深淵:「……」

他還是弄死她吧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