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76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十八】

深淵掐住了她的脖子,將她高高的舉了起來。

他的眼瞳已經被繚繞的黑霧淹沒的,嗓音更為喑啞低沈,伴隨著蛇類的嘶嘶聲,他的臉頰覆蓋上藍黑的鱗片。

更近蛇的狀態。

黎莘半身凌空,雙腿胡亂的踢踏著,臉頰蔓延開紅暈,逐漸泛了紫。

呼吸困難,兩眼翻白。

她在這個世界嘗到了所有的苦,沒有一個人想讓她活下來,可是她從頭到尾,什麼也沒做過。

存在即罪惡嗎?

她並不甘心,因為她如此艱難的活著。

冥冥之中,似乎有聲音在她耳邊響起。

「契……約……法則……」

黎莘在意識半模糊的狀態中,遵循了這道聲音的教導,用最後的力氣咬破舌尖,狠狠往前吐了出去。

混著唾液的舌尖血準確無誤的落在深淵的臉頰上,他本不在意的要去擦拭,然而不過是眨眼的工夫,那血液就滲透進了他的皮膚。

緊接著,熟悉的灼燒感從體內燃起,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來的猛烈,讓他不得不松開手,身軀轟然倒在地上,痛苦的哀嚎嘶鳴。

黎莘摔落下來,捂著生疼的脖頸不住的咳嗽,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。

深淵在咆哮中翻滾,黑霧繚繞的小巷,他時而顯出蛇身時而變回人形,渾身筋脈暴綻,指甲深深的嵌入土地。

黎莘縮到角落里拍撫胸口,只冷眼看著他,沒有幫助的打算。

雖然他在某種意義上救了自己一命,但是一路上對她態度惡劣,還險些殺了她,接受法則的懲罰也是理所當然。

別說,她看的還挺痛快。

深淵在煎熬中度過了整整三個小時,直到日落西山,夜幕降臨,他才從痛苦中回復過來。

讓黎莘覺得奇怪的是,他們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,竟也沒人過來,難不成這裡還設了結界?

她往路口探了探頭,來來往往的人像是看不見這條小路和路中的她,壓根沒往這裡多瞥一眼。

黎莘狐疑的收回了視線,轉向地上的深淵。

他的面色近似死人的青白,汗水淋灕的發貼在額頭上,狼狽不堪。

她慢慢靠近他,俯身下來:

「你應該不想死吧?」

黎莘蹲在他身邊,臉頰埋在胳膊里,只露出一雙銀白的眼瞳。

深淵並未回答她,直愣愣的望著天空。

黎莘也不介意,自顧自接了下去:

「我知道你救了我一命,但這是雙方的互惠互利,如果沒有我,你也不能來到這裡,對吧?」

深淵的眼珠動了動,慢慢側頭,對上她的視線。

黎莘繼續循循善誘道:

「我死了,你活不了,你死了,我還能苟延殘喘,那麼你殺了我的意義在哪裡,你離開那個鬼地方,就是為了死在外面?」

深淵冷笑了一聲:

「告訴我你的目的。」

不需要太多的贅述,他知道她此舉所為,無非是要和他相互利用罷了。

黎莘沈默了一瞬,道:

「我幫你解開封印以後,你幫我殺幾個人。」

深淵眯起眼睛:

「我憑什麼相信你?」

黎莘聳聳肩:

「你除了相信我,難道還有別的方法嗎?」

這回輪到深淵沈默了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