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75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十七】

長……蟲……?

深淵的目光一下子危險的起來,黎莘絲毫不懷疑,如果不是身上的契約牽制著他,自己已經成了他手下的亡魂了。

她心虛的咳了一聲:

「地上有一條好長的毛毛蟲,把我嚇著了。」

深淵皮笑肉不笑:

「是嗎?」

黎莘忙不迭的點頭,發絲隨著她的動作在空中搖晃,生怕他不相信。

深淵當然不可能相信。

然而他並未多言,繼續往前走,看起來像是已經不打算和她計較了,這讓黎莘略松了一口氣。

不過很快,她發現自己太天真了。

腰上緊箍的鐵臂越收越緊,她也漸漸的感覺到了呼吸的困難,忍不住瞥了他一眼。

他抬著下頜,側臉輪廓分明而立體。

「太,太緊了。」

黎莘的身體發出抗議,她迫不得已,小小聲的對深淵道,

「能不能松開我一點,或者讓我自己走也行。」

深淵扯了扯嘴角,溫柔的很虛偽:

「你的身體不適宜自己走動。」

狗屁!

黎莘在心中狠狠罵了一句,

明明讓她滾下來自己走好嗎?!

她略微掙了掙,換來的是他更為用力的桎梏,這下渾身上下的骨頭都發出哀嚎,怕是撐不住要碎了。

黎莘疼的不行,不再低聲下氣:

「你放開我!」

兩個人正好在大街上,這樣的行徑自然會引起旁人的注意,然而才有人疑惑的望過來,被深淵掃一眼,他們就很識相的轉移了視線。

大陸只有強者為尊,沒有是非對錯,就是強搶來的,他們也不會管。

完全繼承了動物世界的殘酷法則。

「安靜待著,蠢貨。」

深淵並沒有繼續收緊力道,卻也沒有放鬆,只是正好卡在那個黎莘能承受的臨界點,讓她痛不欲生。

泥人也有三分火氣,更別提黎莘這只披著羊皮的狼。

她是打不過他,但她有免死金牌。

黎莘磨著牙,手不能動,腳不能踹,只剩下一顆頭,撞他也怕把脖子扭斷。

不過她還有優勢,離他胸膛很近。

這種時刻,羞恥遠沒有小命重要,她迅速瞄准了目標,當深淵拐進一條小路的時候,快准狠的把頭歪的過去。

一口咬住他胸口……的點點。

黎莘懵了,深淵也懵了。

她原本的意向是他裸露的胸膛,因為只有那處沒有覆蓋軟甲,不會把她的牙齒磕掉。

可惜她的估算出現了一點點的偏差,又趕上深淵轉身,距離她的目標再偏離了幾寸。

「你,在,做,什,麼,蠢,事!」

他難以抑制自身的憤怒,瞳中燃起熊熊烈火。

黎莘咬著那一枚茱萸,松口也不是,解釋也不是,一時間沒什麼好主意,就這麼怪異的僵持住了。

深淵緩緩的抬起了另一隻手,手心朝上,讓黎莘能清晰的看見他掌間繚繞的黑色霧氣。

她心肝一顫,下意識的咽了咽口水。

「啵。」

……完蛋了。

條件反射難以抑制,她咽口水的同時也沒有放開口中的尖尖,就這麼光明正大的,吸吮了一口。

她彷彿看見了死神的降臨。

「等等,我可以解釋。」

黎莘望著那只近在咫尺的手掌,心裡慌的一批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