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74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十六】

黎莘在晃蕩中迷迷糊糊的醒來。

渾身的骨頭架子都像被拆了重組一遍,胃部翻騰,嘴巴里還有股苦澀的腥味。

她暈暈乎乎的,模糊視線中天地翻轉了過來,一時不知自己身在何處。

她用力撐了撐眼,目光下滑,落在身下的某一處。

黑色的……形狀完美的……

她腦中忽然一個激靈,整個人像當頭被澆了一捧水,什麼懵懂勁兒都沒了,徹底清醒。

這個值得打一百分的,屬於男性的翹臀,應該不會認錯。

「醒了就滾下來自己走。」

深淵感知到她的動靜,立刻停下了腳步,語氣森然。

當然,他還不知道某人正在研究他的屁股。

黎莘無意和他爭辯,乖乖的從他身上滑下來了,免得一會兒又被他扔在地上。

只是在站直身體前,她依依不捨的多看了兩眼。

這個腰身和臀部的弧度堪稱完美,加上他大腿緊實,四肢修長有力,如果用在床上,大約就是……欲仙欲死?

她暗搓搓的盤算起勾搭他的可能性。

「我不介意挖掉你的眼睛。」

大約是黎莘的目光過於赤裸,深淵不悅的捏住了她的雙頰,逼得她不得不轉移視線。

黎莘身上有力氣了,也敢和他對著乾的,聞言就掙開他的手:

「你以為我在看你嗎?」

她個子小小的,還不到深淵胸口,又套著怪異的長袍,巴掌臉上一對大眼睛,像是童話故事里嘰嘰喳喳的小精靈。

當然對深淵來說,是醜陋的那種。

他抱著雙臂,好整以暇的望著她,彷彿在說:

我要看看你能編什麼鬼話。

黎莘昂起小腦袋,全然沒有敵我力量懸殊的自覺:

「我只欣賞你的肉體,並不代表我中意你這個人,如果你變回蛇身,我才懶得多看你一眼。」

深淵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。

或者說,她的無恥程度和其他人是不同的,能當著他的面大咧咧的說出「我只欣賞你的肉體」這種話。

深淵這回已經懶得和她生氣了,心煩之余直接把她拎了起來,夾玩具似的夾在腋下,大步流星的往前走。

黎莘在他的禁錮中蹬著兩條小短腿:

「我自己走!你說過要我自己走的!」

邊說邊奮力的扭動身軀,像一條滑不溜手的小泥鰍。

深淵用空出的手掌一把捂住的她的嘴:

「再聒噪一句,我就把你拆成兩半。」

他說到做到。

黎莘聞言一頓,身上浮起了一層細細的雞皮疙瘩,這是感受到了危險的預兆。

忍一時風平浪靜。

她慫了。

一大一小徑直穿過了無人的街巷,等到了路口一轉彎,黎莘就聽見的喧鬧嘈雜的人聲。

她抬頭望瞭望天,想到自己完全暴露在空氣中的臉,不由猶豫:

「我們還在凌州嗎?」

如果是的話,她有必要偽裝一下,畢竟黎家的耳目無處不在。

深淵充耳不聞,沒有回答她的意思。

黎莘就扭了扭腰,試圖引起他的注意:

「我在問你呢。」

深淵只作沒看見,胳膊用力,擠的她呼吸困難。

黎莘嘶了一聲,臉皺成了一團:

「你這條……長蟲!」

深淵猛的停下了腳步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