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73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十五】

深淵話音壹落,氣氛就有瞬間的凝滯。

黎莘直楞楞的看著他,片刻後又挪了挪腦袋,望向手中的布袋子。

深淵不由得想,她此刻會大聲尖叫還是駭然失色,抑或者會丟下手裏的東西,因驚惶而哭泣?

不管哪壹種,他都很期待。

顯然深淵沒有吸取教訓,上壹回他這麽做的時候,最後只不過平白窩火壹場,這次也同樣。

黎莘沒有讓上述任何壹種畫面發生,而是淡定的捏了捏布袋裏軟不溜丟的物體,好奇的望著他:

“妳的嗎?”

說著還掂了掂重量,嘟囔道,

“這麽小嗎?”

明明他的真身都能遮天蔽日,結果蛇膽才這麽壹丟丟,還沒有她腦袋大,差評!

深淵:“……”

他臉上的笑容瞬間消散了。

小妳¥@#*……!(臟話)

他怒上心頭,壹把奪過了布袋子撕開,將裏頭血淋淋的,大約巴掌大小的黏團抓在手裏。

然後捏住了黎莘脆弱纖細的脖頸,逼迫她不得不仰起頭。

他稍壹用力,黏團裏的汁液就混合著腥甜的血淌落下來,盡數滴進的黎莘的口中。

酸澀發苦,比烏鷲的肉還令人作嘔。

“咳咳咳咳——”

黎莘被嗆的咳嗽起來,深淵卻不允許她吐出來,捏著她的下頜,逼迫她吞咽:

“如果妳還想活命,就給我吃下去。”

他冷然道。

黎莘眼前壹片氤氳,被淚水模糊了視線,只能朦朧的看到深淵的輪廓。

她忍不住抓住了他掐著自己的那只大掌,他的小臂上也裹著軟甲,觸手堅硬冰冷,仿佛壹片片磨的極薄的石鱗。

這到底是什麽東西,黎莘也不清楚,大約是某種獸類的內臟。

但是入口的液體讓她渾身震顫,她並不知道,在此刻深淵的眼中,她的面頰乃至銀白色的瞳孔,已經布滿了駭人的,呈現出筋脈分布形狀的黑紫色紋路。

她只覺得壹時渾身發冷,壹時又灼熱煎熬。

深淵靜靜的看著,心中並無絲毫憐憫,如果不是她的誤打誤撞,她現在已經是連屍骨都不會剩下了。

怎麽還會有命讓他續呢?

紋路漸漸褪去,半張著口,仰著頭的黎莘也在這疼痛中昏厥,閉上了雙眼,軟軟的倒向了身前的深淵。

深淵松開手,提住了她頸後的衣領。

她的頭低低垂著,脖頸上清晰的壹道淤痕,還隱約可見他五指的痕跡。

他俯視她,嗤了壹聲:

“讓人厭惡的幸運。”

窗外的天色黯沈下來,深淵無意再耽誤時間,用袍子將黎莘壹裹,背在肩上,壹手拿起錢袋子,壹腳踹開了房門。

黎莘就像個破布娃娃,垂著手腳在他身上晃蕩著,毫無知覺,輕若無物。

而當深淵走出驛站時,身上的軟甲不知何時覆蓋了他半邊臉頰,只露出壹雙劍鋒似的濃眉,以及銳利深邃的眸。

驛站裏魁梧粗壯的獨眼老板壓根不敢看他,努力縮小自己龐大的身軀,避讓他的視線。

除了不知事的來往旅客,其余那些驛站中的人,風情萬種的招客女郎,謹小慎微的侍者,見到他的瞬間,臉上的血色都消失的壹幹二凈。

深淵很滿意這樣的狀態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