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65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七】

正當黎莘沈浸在自己思緒中的時刻,深淵自她的脊背蜿蜒而上,纖細的蛇身纏繞著她的肩膀,蛇信輕吐:

【我餓了】

和黎莘簽訂了契約,就能通過意識和她交流。

深淵並不滿意這個所謂的「主人」,事實上,以他的驕傲,沒有人能凌駕於他,讓他心甘情願的俯首稱臣。

如果不是那該死的封印……

他本該是這個世界的主宰者,以人類的恐懼,悲傷,絕望為食,邪惡之人,卑怯之人的靈魂,是他最愛的點心。

現在卻只能動用這螻蟻般的身軀,屈服在這個瘦小脆弱的女人手中。

他憤怒不甘,卻強行按捺住情緒,只不過語氣仍舊透著深濃的厭棄:

【我需要食物】

黎莘眨了眨茫然的眼,從恍神的狀態中清醒過來:

「食物?」

她壓了壓隱隱作疼的胸口,

「你的食物是什麼?」

還未熟悉和他意識交流,黎莘直接問出的聲,這讓深淵又在心底狠狠的嘲諷了她一頓。

軟弱無用的女人,如此愚蠢。

【人類】

他桀桀的笑,存了幾分蓄意嚇唬她的念頭。

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看見她驚惶失措的神色,那一定令人十分愉悅。

然而預想中的場景並未出現。

黎莘既沒有驚惶,也沒有失措,她的表情甚至可以稱的上毫無變化,唯獨眉心輕輕的擰了擰,疑惑道:

「普通人?還是修士?」

如果是普通人,她做不到為他捕獵,但如果是修士,她不介意將黎宏「介紹」給他。

深淵頓了頓,陷入沈默。

這和他想的畫面出入太大,要好好理一理。

【罪惡】

黎莘等待良久,才聽到腦海中他的嗓音,摻雜著細細的嘶鳴聲:

【死亡,鮮血,將我帶到這些地方,我就能獲得力量】

他一邊說,一邊用金色的竪瞳緊緊的凝著她,毫不遮掩自己殺戮的慾望。

黎莘抿了抿嘴,嘆了口氣。

聽到這麼中二的話,她覺得五臟六腑都在隱隱脹疼。

誰教的這是?

「如果你要去的話,我並不介意,」

她努力忍耐住熊熊燃燒的吐槽之魂,盡量平穩聲線道,

「但是我不是修士,沒有辦法進行戰鬥。」

她的意思很明顯,如果深淵非要去,就得全程負責她的安全,不然她死了,他也得狗帶。

深淵冷笑了一聲:

【廢物】

他順著她的手臂游動而下,來到她的對立面,高高的昂起了遍布烏鱗的頭顱,蛇瞳中出現了類似鄙夷的情緒。

黎莘沒有反駁,他說的是事實,但是她並不會任由他辱罵:

「即便我是廢物,」

她咧開青紫的雙唇,慘白瘦削的面龐上綻放出譏嘲的笑容,

「我也依舊是你的主人。」

不得不說,這話一擊即中。

深淵壓抑的情緒被劃開了裂痕,他憤怒的吐著蛇信,張揚的獠牙,彷彿在藉此和她示威。

黎莘輕蔑一笑:

「你殺了我吧,反正我離死不遠了,能有上古妖獸陪葬,我並不覺得可惜。」

說完就閉上眼,一副等待死亡的模樣。

有那麼一瞬間,深淵真的想將她碎屍萬段。

可是他不能,即便是他,也無法逃脫契約的法則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