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66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八】

所以深淵的憤怒也僅僅只限於憤怒,但凡他的毒牙沾到了她的身體,他就要同時承受毒液的反噬和契約法則的懲罰。

他才剛剛獲得自由,並不想再回到那暗無天日的囚籠之中。

【你最好祈禱契約不會被破壞】

深淵陰沈著嗓音,意味深長,

【否則,你我都知道結果】

黎莘勾著唇微微一笑,絲毫不懼他語氣中的威脅:

「我相信不會有這一天的。」

一場談話就此不歡而散。

再是惱怒,深淵也要依靠著她走出囚籠,所以在黎莘離開的時候,他強大的威壓覆蓋了整片叢林,無視等級,所有的妖獸都龜縮在自己的洞穴中,不敢走出一步。

等黎莘徹底安全了,他才收回威壓。

【食物】

深淵嘶嘶的提醒她。

黎莘瞥了他一眼,雖然有心直接將他帶到黎家,讓他把那堆渣滓吃完了事,但如今的她太過虛弱,是深淵的致命弱點。

她可不想偷雞不成蝕把米。

「如果你需要靈魂的話,我或許知道一個好地方。」

她想起在黎家時,和原身一起看過的書籍,裡頭就有整片大陸的地圖和簡單圖志。

這個身體雖然廢,索性記憶力比較強,她還清晰的記得那些路線。

深淵迫不及待的催促她快走。

黎莘沒有和他爭執這種命令式的口吻不該出現在「契約獸」身上,她向來能屈能伸,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。

然而當她往前跨出一步的時候,原本隱隱作疼的胸口忽然猛的一陣翻騰。

她面色一變,身形一個趔趄,兀的朝前傾去。

「咳噗——咳咳咳——」

她跪坐在地上,雙手撐著地面,口中吐出猩紅的鮮血,將土地都染成了深色。

與此同時,她身上纏繞的深淵也感受到了雙倍的劇烈疼痛,身體和靈魂被灼燒,讓他痛苦的發出嘶吼。

【該死的人類】

他怒不可遏,摔落在地上。

黎莘喘著氣,伸手胡亂的抹去的嘴角的血漬,昏昏沈沈道:

「抱歉,這不是……我,咳咳咳,能控制的。」

本就是必死之身,靠著契約才撿回的一條命,她也不可能從此就恢復健康了。

等到疼痛漸漸消散,黎莘已經徹底沒了力氣,癱坐在地上,細伶伶的手指扶著心口,枯瘦的小臉似乎又凹陷了幾分。

看著她這副半死不活的樣子,深淵絲毫不懷疑,如今就算是最低等的妖獸豬玀都能輕而易舉的踩死她。

他真是受夠了!

「我真該殺了你的,人類。」

他支起了蛇身,口吐人言。

這是黎莘第一次真切的聽到深淵的聲音,相比於人類來說,更為低沈和沙啞,有種來自幽冥的緊迫感。

「我可不想,」

她露出了笑臉,一邊說著一邊慢慢的倒在地上,視線朦朧,意識模糊,

「死呢……」

下一秒,她就暈厥了。

只留下深淵,獨自面對她歪在地上的身體,氣的他尾巴直拍地面,啪啪作響,掃落出深刻的印痕。

他幾次都要把毒牙咬在她脖頸上,僅剩一寸時又停止了。

最後,他還是選擇了妥協。

黑色煙霧瀰漫了蛇身,將黎莘也一並籠罩進去,待霧氣散盡,一道人形輪廓若隱若現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