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77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十九】

如她所言,他只能妥協。

雖然有被憤怒衝昏理智的時刻,但他冷靜下來,就知道自己不能輕易的死在法則之下。

他也不甘心。

被封印,桎梏的怨恨,需要用那些人的鮮血來洗刷,在那之前,他決不能隕命。

「成交?」

黎莘試探的伸出一隻手,小心翼翼的看著他。

深淵沒有理會她,撐著地站了起來,隱忍著疼痛道:

「我答應。」

黎莘撅著嘴把手收了回來,暗罵一句臭男人。

「那我們先離開這裡吧。」

黎莘落在他身後,再也不提要他帶著走的事了。

還不如自己累點。

深淵率先邁出了一步,不等黎莘跟上,他的身形就猛的停頓住了,面色一陣變幻。

黎莘差點撞在他後背上,忍不住道:

「你怎麼了?」

深淵壓著胸口翻騰的腥甜,深吸一口氣,繃緊臉色回身:

「給我。」

他沒頭沒腦的冒出一句,說的黎莘一臉茫然。

「給你什麼?」

她可沒拿他的東西。

深淵咬了咬牙,似乎每說一句話都用盡力氣:

「血。」

沒有她的血解除,法則的懲罰仍然有效。

黎莘想起了方才自己吐的那一口,這才反應過來,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身子,心疼半天,伸出一隻細細的胳膊,壯士斷扼似的舉到他面前:

「咬這裡吧。」

她閉上眼,一臉悲壯。

深淵不耐的拍開的她的胳膊,等她睜開眼時,指了指她的嘴唇:

「這裡的血。」

要她身上的血有什麼用?

黎莘聞言,下意識的捂住了嘴巴,很是不情願。

倒不是介意給他血,而是咬破舌尖……真的很痛。

然而在面對深淵的威脅眼神時,她一個剛剛才和人家談妥條件的,並沒有選擇拒絕的權利。

她嘆了一口氣,小步挪到他面前,作勢要親上去。

深淵猛的一轉頭,推開她:

「你做什麼?!」

黎莘被推了個趔趄,好險穩住身子,不由得心頭火起:

「你自己要這裡的血,那你給我把嘴巴張開,我吐進去。」

她發誓自己一定會加口痰的,給臉不要臉。

深淵的面龐有瞬間的扭曲。

黎莘冷哼了一聲:

「張不張隨你,反正痛的不是我。」

她作勢要往外走。

當然沒走兩步,手臂就被人拉住了。

黎莘回過頭,望見的是深淵隱忍著怒意的臉頰,要多憋屈有多憋屈。

她得意的不行:

「喏,張嘴吧,我吐進去。」

深淵抬眸,金色的獸瞳微縮,如鷹隼緊緊的攫住獵物。

他壓了壓怒意,沈聲道:

「不許吐。」

他不能忍受這樣的方式。

不給吐,那就是要親了?

黎莘撇了撇嘴,這下換成她不情願了,磨磨唧唧的蹭過去,頂著他逼仄的威壓踮了踮腳。

嗯?夠不著。

她坤長了脖子,像只試圖摘果子的松鼠,只能在地上瞎蹦噠。

偏偏深淵還要維持自己的驕傲,下頜微揚,無疑是增加了很大的難度。

黎莘跳了半天,累的氣喘吁吁,忍不住用力一拍他堅實的胳膊:

「你能不能低頭,我夠不到!」

深淵不耐的掃了她一眼:

「多事。」

說完,不等黎莘因為這句話炸毛,他就用一隻手臂攬住了她的腰,將她整個抱了起來,雙腳離地。

黎莘一恍神的工夫,已經和他視線齊平,近距離的對上那雙優美的薄唇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