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91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三十三】

妖獸的屍體緩緩沈入深不見底的黑水湖,深淵也握著晶核回到了岸上。

他眉眼陰沈,赤金色的瞳孔瀰漫了一層血色,面容冷厲,彷彿從九幽歸來的凶剎。

弗雷和傑德神色瞬息變幻,不敢上前詢問,反而稍稍後退了一步。

他身上嘀嗒嘀嗒的往下淌著水珠,滑過頜角,砸在地上。

深淵按捺著胸臆間的熾火,目光銳如刀鋒,緩緩的掃過在場的所有人,來到他安置黎莘的那株樹後。

空的。

他瞳仁一縮,剛剛收斂了少許的殺意又逐漸縈繞周身,濃郁如實質,比之前的妖獸還令人懼怕。

弗雷心下大駭,隱隱的竟有種要雙膝跪地的恐懼感。

「她人呢?」

深淵抓起了離的最近的傭兵,嗓音陰狠森冷,

傭兵面色發白,嘴唇輕顫:

「你說誰?不,我不知道,真的不……」

「你妹妹掉湖里了!」

還是受了重傷的蘇姬知情,打斷了兩人的對話,捂著傷口艱難道,

「為,為了幫我撿鞭子,被他——」

她用手指了指弗雷隊中的一個大漢,恨恨咬牙,

「被他偷襲了!」

深淵的目光便落在了蘇姬所指的男人身上,瞧得他一個哆嗦,忍不住往後倒退了幾步。

深淵不蠢,知道黎莘那只小跳蚤有多怕死,她不會善良到以身犯險,為了給蘇姬撿東西失去性命。

除非,她有別的目的,而被偷襲只是個意外。

深淵感受了一下兩人間的聯繫,她還沒死,氣息微弱,但尚且能堅持住。

他顧不上找男人算賬,轉身直接躍入水中,尋找黎莘的蹤跡。

————

水花四濺。

深淵從黑水湖中探出了頭,前後不到兩分鐘。

他甩了甩臉上密布的水珠,懷中緊緊的抱著一具裹著黑色鬥篷的,纖瘦的軀體。

傭兵隊的人沒有離開,甚至將弗雷幾人也攔了下來,尤其是那個偷襲了黎莘的,想趁機逃跑,還是被傭兵們捉了回來。

蘇姬小腹的傷口簡單包扎了下,好歹止住了血。

她看著深淵凝重的面色,不由急切道:

「她怎麼樣?」

深淵沒有回答她,而是將黎莘平放在岸邊,解開了她的頭篷,露出一張蒼白如紙的小臉。

傑德想上前幫忙:

「我這裡有……」

「滾開!」

深淵暴躁的打斷了他,全然不理會他尷尬的面色,自顧自的托起黎莘了上半個身體,把手輕輕放在她胸口。

一點淺淺的光芒自他掌心沒入黎莘的身體,原本微弱的近乎不可聞的呼吸,也漸漸粗重了一些。

深淵緊抿著唇,重重一按。

「嘔——」

昏迷的黎莘猛的彈跳起來,抓著他的手狂吐了幾大口水。

吐完水後,她深深的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,缺氧的感覺實在太不美妙,她真的以為自己要交待在黑水湖里了。

見她醒轉,深淵眼中的焦急轉瞬即逝,又變作惱怒和凶狠:

「你聽不懂我的話嗎?!」

除了惹是生非,把自己陷入危機之中,這只蠢跳蚤還會做什麼?

深淵的怒吼近在耳畔,聽的黎莘耳際嗡嗡作響,才死裡逃生又要面對他的責怪,她實在忍不住委屈:

「你這麼凶做什麼?」

某蛇:可急死勞資了。

阿莘:凶凶凶你就會凶!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