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68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十】

待痛苦漸漸舒緩,深淵才略微放鬆了一些。

他對懷中人類的忍耐度已經到達了極限,然而卻不能放開她,萬一她走幾步就故態復萌,他豈不是又要承受一次?

黎莘拭了拭嘴角的血漬,胸口的疼痛感也稍減的一些。

只是不知道自己還能再吐幾回血。

「元素石在哪兒,拿來。」

深淵不欲和她多費口舌,現在的狀況,還是找個能放下她的地方,她渾身上下都臟兮兮的,活像是路邊的乞兒。

他並不能容忍這麼有礙視線的「物體」,天天出現在自己的面前,如今自己還不得不抱著她。

而元素石是大陸上的通用貨幣。

黎莘逐漸從他那不耐的語氣,過於高昂的頭顱和不可一世的神情中,猜到了男人的身份。

沒出意外的話,就是那條中二蛇了。

她試探著叫了他一聲:

「深淵?」

深淵聞言,並未低頭看她,而是冷笑道:

「人類,我沒有賦予你直呼我名的權利,你不配。」

黎莘被噎了一口,雖然氣結,還是讓她確認了他的身份。

是那條混蛋蛇沒錯了。

她原本以為蛇類化形,大多會偏向陰柔的秀美,倒是從未料到深淵的人形是這麼……英俊性感。

或許也不該這麼形容他,他給人的感覺很特殊,很符合這個世界的審美,應該說,和大陸中記載的神袛雕像的確有幾分相像。

她不由開始猜測深淵的真實身份。

「你聽不見我的話嗎?」

被忽視的深淵咬緊了牙關,憤怒湧上心頭,讓他不自覺的就松開了雙手,把黎莘重重扔在地上。

他身形高大,與地面的距離不算很小,所以即便黎莘是屁股朝下給摔的,還是顛的身體一陣疼痛。

她沒忍住,當著他的面又吐了一口血。

——這回深淵的臉都青了。

黎莘之於他來說,就像是卡在喉嚨里的一根刺,吐不出,拔不掉,長在肉里,疼的還是他自己。

「咳咳咳。」

黎莘捂著嘴咳嗽,手掌間滲出絲絲的鮮血。

深淵可以預見到,如果放任她繼續下去,馬上她會因失血過多而死,然後拉著被契約法則制裁的他,一起灰飛煙滅。

他極不甘心的把她從地上提溜的起來,咬牙切齒:

「元素石拿來。」

他必須為她療傷,因為要抱住自己的命。

黎莘從咳嗽中喘勻了一口氣,整個人軟軟的癱著,手臂半搭不搭的勾在他肩畔,整個人的重心都靠深淵支撐:

「對,咳,對不起,我身上一點都沒有。」

作為一個被驅逐流放的人,她怎麼可能會有通用貨幣?

聞聽此言,深淵的腳步不由得停頓了下來,眉眼沈鬱。

不知是不是黎莘的錯覺,她好像聽見了他身上傳來骨骼的咔咔摩擦聲。

她只能做無辜臉:

「以我的身體狀態和能力,怎麼可能狩獵妖獸呢?」

由於身體太過瘦小,在深淵的眼中,只能看到一片漆黑中一張白慘慘的臉,別說無辜不無辜了,這只比亡靈們好一些罷了。

起碼她的臉皮還沒掉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氣,按捺住自己蠢蠢欲動的手:

「修士公會在哪裡?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