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680章
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【二十二】

深淵從不知客氣為何物,在他眼中,這一隊人馬和找死的低階妖獸沒什麼差別,甚至更弱雞。

於是他絲毫不收斂自己的脾氣:

「滾開。」

他沈聲道。

為首的侍衛長騎著獠駒,這是種近似於馬,但體積龐大了兩倍,有著鋸齒狀獠牙的妖獸。

大約三階,較難獵獲,能馴服它的人起碼要有五階修士的實力。

侍衛長只有四階,所以他一直因此而洋洋自得,對自己的實力有著充足的自信。

向來被捧著的人突然遭了深淵的呵斥,侍衛長面上也帶出了幾分不悅,暗下臉色道:

「我們無意為難你,只是來找逃罪的家奴,把那女人放下,你自然可以離開。」

他說著抬了抬手,身旁的侍衛就逐漸逼近,在深淵身側圍成了一圈。

深淵嗤了一聲,譏道:

「你在命令我?」

除了懷裡這個拖油瓶,還沒人敢這樣對待他,更何況,這是一群他輕而易舉就能解決的烏合之眾。

侍衛長扯了扯手裡的繮繩,驅使獠駒走近他:

「再說一遍,把她交出來。」

黎莘睡的再死,也在這嘈雜中驚醒過來,揉著還睡意朦朧的眼,茫然的望向周圍:

「怎麼了,是誰……」

等看清面前獠駒上的侍衛長後,她的面色倏然一變。

她認得他。

當初她就是被他和另一人拖下去的,交給了手下的侍衛,經歷了那一場生不如死的拖行。

她忍不住輕輕顫抖起來,纖瘦的小手揪緊了深淵的臂膀:

「他們是來抓我的。」

黎莘並不是害怕,或許說是憤怒更為恰當一些,但她的身體卻在本能的恐懼,這是多年積累下的陰影,即便有深淵,也是一時半會改不掉的。

深淵頗有深意的瞥了她的手一眼,勾了嘴角:

「你在害怕?」

黎莘咬住下唇,眼眶泛紅。

她不知該怎麼回答。

「或許——」

「我不允許你害怕。」

深淵極快的打斷了黎莘猶豫的話語,不容置疑道。

黎莘愕然,抬眸望他:

「不允許?」

她害不害怕,和他有關係嗎?

深淵揚起下頜,面上是一如既往的高傲,輕蔑:

「在我身邊恐懼他人,是對我的侮辱,只有我,才能帶來恐懼。」

在黎莘聽來,這條蛇依舊臭屁又中二,但竟然莫名的讓她安心了。

她忍不住彎了彎唇角,意識到不對就趕緊撇下來,輕聲道:

「那你替我殺了他們?」

深淵用眼角斜睨她:

「我會殺了他們,但不是因為你,而是他們的狂妄自大,需要付出相應的代價。」

他說著舔了舔嘴角,藍黑色的鱗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覆蓋了他的身體,黎莘從他身上滑下來,被繚繞的黑色霧氣牢牢包裹。

她捂了捂眼睛,擋住飛揚的塵土和沙礫。

侍衛們身下的妖獸在不安的低吼著,爪子用力的刨著地面的土塊,時不時的搖晃腦袋,試圖從這裡竄逃出去,偏偏又被侍衛牽扯住了。

侍衛長面色凝重,萌生退意。

黑色煙霧中,深淵的身形漸漸的被拉長,扭曲,粗壯的長尾繞著黎莘環了一圈,將她保護在中央的位置。

黎莘耳邊響起放大了無數倍的嘶嘶聲,如同催命的咒文,聲聲逼仄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