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97章
嬌媚繼母X邪魅繼子改造種馬文【二】這個男人有點壞

聽到腳步聲,男人身邊的雙胞胎都轉過了頭來,一見到是黎莘,眸中不約而同的露出了鄙夷的目光。

男人卻絲毫沒有轉頭的意思,只是端著酒杯緩緩的搖動,他的手是骨節分明的,指甲修剪的整齊圓滑,淡粉色的光澤看上去健康又漂亮。

酒液就在杯中泛起漣漪,他並不喝,只是把玩耍弄。

「魏少,怎麼不喝呢。」

其中一個女子用飽滿的胸脯蹭著他的胳膊,嗲聲嗲氣的撒嬌,聽得黎莘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。

魏胥卻只是把酒放在了桌上,斜勾了嘴角:

「味道太淡了,我喝不下。」

男人的聲音頗有磁性,低低的沙啞,卻又帶著大提琴奏鳴時的朦朧,華麗。

沒錯,就是華麗。

魏胥從沙發上直起身子,伸手拉了拉頸間的領帶:

「我今天玩膩了,你們可以走了。」

他說這些殘酷羞辱的話時,仍舊是溫柔的。

雙胞胎的臉色一下子青青紫紫,變幻莫測。就是一邊圍觀的黎莘,也難免為她們拘上一把同情淚。

這侮辱人的功力,真不是蓋的。

「魏少……」

另一個似乎有些不甘心,抱住了魏胥的臂膀,還欲爭取。

魏胥卻擋住了她的動作,用巧勁兒把女人推倒一邊:

「滾。」

他沈下了聲音。

魏胥向來是說一不二的,雙胞胎也不敢再做掙扎,只得暫時放棄了這條大魚,拎著包忿忿離去。

黎莘在樓梯上圍觀了這一切,看的津津有味。

趕走了雙胞胎,魏胥的目標就轉向了黎莘。

他邁開雙腿向她走近,凌亂的發絲愣是被他揉出了別樣的美感。那是一種屬於男人的,慵懶的英挺俊逸。

他的眉是不羈的揚逸著,鬢發若刀裁尺量。線條流暢的挺拔鼻梁,從側面看幾乎是完美的比例,黎莘仔細去瞧時,就望進了那雙揉碎了星辰的眸。

眼窩天生的凹陷加重了他的輪廓,他的眼睛雖是狹長的類型,卻並不細小,反而一筆一划,濃墨重彩的深邃,以及少見的迷離。

「這不是我的‘母親’嗎?」

魏胥說著,扣上了西裝的紐扣。

他的嘴角總是帶著一邊上揚的弧度,乍一看時就覺得有些狂妄,像極了小說中‘邪魅冷艷’的男主角。

不過可惜了,他並沒有一對薄唇。

反之,他的唇形很美,和他的長相並不匹配,偏偏又詭異的和諧。就是這唇,給他增添了一絲靡麗的魅力。

魏胥從上到下打量了她,那視線彷彿穿透了薄薄的布料,在她赤裸的身軀上來回巡視,熱力十足,然而沒有半點猥褻。

黎莘終於明白,這男人為什麼能坐擁後宮那麼多美人了。

只可惜,原身在書中,只不過是個拼命倒貼的女配罷了。魏胥從頭到尾都不屑碰她,哪怕是她脫光了躺在床上,被她下了催情藥的魏胥寧可自潑冷水。

按理來說,她不該這麼慘的。

在這一切還沒來得及徹底爆發前,黎莘還是一個試圖勾引繼子,不過僅限於衣著暴露的被人唾罵的存在。

「換風格了?」

魏胥挑了挑劍眉,眼中含了一絲玩味的笑,

「這回,又是什麼新把戲?」

黎莘看的出來,雖然他笑的燦爛,可那分明就是嘲諷的意思。

「沒什麼把戲。」

黎莘從樓梯上走了下來,原身並不嬌小,卻也不是高挑型的,在頗為壓迫感的魏胥面前,總是有些弱勢。

然而黎莘可不是原身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