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205章
嬌媚繼母X邪魅繼子改造種馬文【十】為她著迷

原身的風評其實一直都不好,她出身雖不貧窮,可家境也只是中等。她當年傍上魏家的家主,他死後又迅速轉向了魏胥,這件事拎出來,任誰都會覺得她是個碧池。

魏胥對她的厭惡,也是眾所周知的。

魏胥是老來子,老爺子在六十歲才生下他,當時甚至做了親子鑒定。這樣被寵大的男人不僅沒有長壞,除了花心一點,能力眼界都是一等一的,自然沒有敢說他的不是。

所以魏胥討厭原身那段時間,對她的抨擊一直是持續不斷的,直到前不久才平息一點。

每一次,原身出現在報紙上的照片,都是衣著暴露,濃妝艷抹。明明生活奢侈,偏偏要把自己作賤的像是個站街女。

然而現在只有黎莘知道,這姑娘,還是處子之身。

因為原身不傻。

魏胥的發小沒見過幾次黎莘,寥寥的印象也是她嗲聲嗲氣的作態,和她厚實的妝容。

所以當她一身酒紅暗紋旗袍,海藻似的烏黑鬈發側放在右肩上,緩緩出來時,他們有致一同的屏住了呼吸。

魏胥的好友,分別是施家的兩兄弟,施晟和施昇。潘家的長子潘聞,以及竇家的次子,竇允鶴,最後就是李可櫻,李家的大小姐。

其中,潘聞和竇允鶴跟魏胥的關係最為密切,也是原書里魏胥的左右手。

潘聞是軍人出身,理著短短的寸頭,硬朗陽剛。竇允鶴則和魏胥有些像,都是張揚不羈的類型,卻架著一副眼鏡,看上去斯文一些。

「歡迎。」

黎莘微微一笑,矜持有度。

她的妝容極淡,但看上去卻很妥帖精緻,細長的柳眉如含煙暮,微挑的眸,橫生媚態,卻般般天然。她的嘴角淺淺的揚著,那粒細細的美人痣,更是她容顏的點睛之筆。

她嫵媚卻不讓人覺得有絲毫放蕩,相反的,她的一舉一動都有大家姿態。

饒是潘聞和竇允鶴,也無法挪開膠著在她身上的目光。

每一個青年成長時,或多或少,都有幻想的對象。或是清純可人,或是俏麗甜美,然而最讓人有禁忌刺激的,就是風韻嬌嬈的,真正的女人。

黎莘完美的契合了那個形象。

她年輕,可已經褪去了少女的青澀。雖有成熟之美,可沒有半分老態,她正當時候,像一朵綻放熱烈的牡丹。

國色天香,富貴錦繡。

這幾人中,竇允鶴先回過神來,他極快的收拾好了自己的表情,笑眯眯道:

「原來是……如果不說的話,我恐怕不認識了。」

黎莘掩嘴輕笑,眼波瀲瀲動人:

「只是換了衣服而已,別站在門口了,進來吧。」

她說著,領頭走了幾步。

旗袍一直長到了腳腕,裹的嚴嚴實實的,可卻將她身形勾勒的妖嬈,撩的人心旌動搖。

竇允鶴都覺得自己難得的呼吸一滯,他有過很多女人,從沒有一個像她這樣,一點不露就讓他心癢難耐。

他回頭看了一眼潘聞,他雖然滿面嚴肅,可是眼神卻早就出賣了。他們尚且如此,更別提年輕的施家兄弟了。

魏胥的臉色有些難看,可他卻說不出為什麼心裡堵的慌。

大概是錯覺吧,他想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