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201章
嬌媚繼母X邪魅繼子改造種馬文【六】慾望的根源

範柔在黎莘的示意下轉了一個圈,裙擺旋轉飛揚,像一朵漂亮的迎春花。

「年輕真好,看著你這樣,我也想打扮了。」

黎莘似是感慨了一聲。

範柔聞言,有些靦腆的低下了頭,只露出一對紅紅的耳尖。

魚兒魚兒,上鈎吧。

黎莘的笑意愈發深刻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範柔從樓梯上緩緩走下來時,就像是墜落在凡間的純潔精靈,她身上是真的有一種純淨的氣質,黎莘無可否認。

魏胥的眼眸怔怔的,似是出了神。

「漂亮吧?」

黎莘笑靨如花的問道。

魏胥不知道該怎麼說,然而那些話語在口中繞了一圈,還是言不由衷的吐了出來。

「……很美。」

美的令他心醉。

範柔有些緊張的咬著唇,含羞的姿態美好而純真。

「你要感謝我喲~」

黎莘又拋了個媚眼。

她的眸子里似是有一片旖旎的霧靄,輕曼,香艷,百般難描。

範柔被黎莘推倒了魏胥面前,她的身子有些趔趄,魏胥離她不過半米的距離,此時此刻,卻忘記了扶住她。

沒錯,他看的不是範柔,而是黎莘。

女人海藻般的長髮,一團烈火似的紅裙,將他的心神灼燒的躁動不已。範柔的清純美好在這樣的艷色前,竟顯得那樣單調乏味。

——星辰豈敢與日月爭輝。

紅唇,烏發,雪膚。

玉腿,楚腰,豐乳。

女人和女孩的區別顯得那樣分明,一個清純的姑娘,一個……魅惑的女人。

一清,一妖。

黎莘從上頭走下來的時候,魏胥幾乎無法挪開自己的視線,就是範柔跌進了自己的懷裡,他也不過是木木的將她扶正。

他覺得自己突然變成了一個飢渴的黃毛小子,想要把那個無處不媚的女人壓在身下,讓她融化成一灘春水,欲仙欲死。

看著魏胥的眼神,黎莘就明白自己已經成功了。

像魏胥這樣的男人啊,永遠不會被單純的感情餵飽,那個能激發他原始慾望的女人,才是最終的贏家。

她可以不做他心頭的白月光,朱砂痣,可她能變成他垂涎欲滴,卻偏偏得不到的慾望根源。

除非得到她,否則,魏胥永遠不會滿足的,世界上沒有第二個這樣的黎莘,她很有自信。

「這年頭的孩子,真是直白。」

黎莘身子歪在扶手去,嬌聲笑道:

「我都覺得自己老了呢。」

她每一句話的語氣都是尾音略揚的,合著她的嗓音,纏綿悱惻,勾人不已。

魏胥深深的凝著她:

「放心,你還很年輕。」

鮮嫩飽滿的讓他把持不住。

黎莘聽見這話,倒是開心極了,一直低垂著頭的範柔絲毫沒有察覺到魏胥的異樣,她本來就是四人中最安靜的一個,也是最遲鈍的一個。

想必小姑娘心裡還偷著樂,這頭黎莘魏胥卻已經交戰了幾個回合。

「這話,」

黎莘撫了撫他領口壓根不存在的褶皺,隨即稍稍抬眸,睫羽翩躚:

「我愛聽。」

她眼中滑過一道淺淺的光,殷紅的唇微啓,小露貝齒:

「謝謝啦,兒~子~」

就像一條滑溜的美人蛇,勾完就跑,現在魏胥的眼中,還徘徊著她笑起來俏媚的美人痣。

「不客氣。」

魏胥握住了她欲離開的柔夷,似笑非笑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