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216章
嬌媚繼母X邪魅繼子改造種馬文【二十一】溫柔的陌生

「這樣就差不多了。」

黎莘從草坪上站起了身子,隨手擦了擦額間的薄汗。

雖然累了一些,不過看著這些成品,她還是相當自豪的。

她收拾了工具,就準備回房子里。

「你去哪兒了……這些天?」

突兀的男音傳入她耳中,一如既往的熟悉,只是平添了一絲複雜。

魏胥站在她身後,身上還穿著來不及換的西裝。

黎莘愣了愣,隨即緩緩的回過身。

因為剛才的運動,她的雙頰泛著淡淡的紅。不過一雙眸子卻明媚,澄澈,彷彿被那清水也一起滌蕩的乾乾淨淨。

她眉眼彎彎,嘴角輕勾:

「是你啊。」

黎莘笑得很溫柔,那美人痣隨著她的笑容,也略略上揚著。

魏胥說不出她有什麼不對,可又覺得她哪裡都不對。

她的神態,似乎沒有發生過上回的事情一樣。這本應該使他慶幸,他卻覺得心口被人狠狠的揪了起來。

原因無他,黎莘的眼裡已經沒有了那種濃烈的情感。

哀莫大於心死,不是嗎?

最讓人害怕的不是她的恨,而是她的不在乎。

「找我有什麼事嗎?」

她問道。

魏胥的喉結動了動,想說的話就卡在裡頭,堵的嚴嚴實實。

他的樣子看上去還不錯,瘦了一些,也穩重了一些。不過並不是所謂的狼狽憔悴,也沒有精神不濟。

「你……不打算回去了嗎?」

魏胥沈默了許久,才開口問道。

黎莘搖了搖頭,視線透過他,看向了自己院子外的圍欄。

「不去了,你就當裡面那個‘黎莘’消失了吧,這樣更好。」

似乎圍欄有點破了,她應該找人來修一修。

魏胥的手下意識的攥緊:

「對不起。」

他微微垂下頭,黎莘看不到他的表情,只能瞥到他的臉部輪廓。

「如果我拜託你——」

魏胥壓低了嗓音,卻被黎莘打斷了。

「沒必要,我這樣挺好的。」

她舉了舉手裡的水管,笑容不變。

魏胥突然覺得自己說什麼都是多餘的,她看自己的眼神,就如同看著一個陌生人。

而她,只是在客套的親切而已。

口中發苦的感覺,蔓延上他的鼻尖,一直傳遞到了胸臆。

「不請我進去坐坐嗎?」

他聽見自己的垂死掙扎。

黎莘沒有說話,而是當著他的面回過了身,朝著門口走去。

「回去吧。」

她微微側著臉道。

言罷,她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裡。

魏胥靜靜的站在原地,保持著那個動作。過了很長時間,長到他覺得自己抽搐的面部終於緩和了下來,他才長長的抒出一口氣。

「比想象中的還要難受。」

他喃喃自語。

之後,他邁開了步子,朝著和黎莘相反的方向,漸漸遠去。

視線似乎有些模糊,大概是今天天氣不太好,他下回要記得帶墨鏡。

汽車的發動聲在安靜的街道格外清晰,黎莘坐在窗口,望著魏胥駕車遠去。

她捧著茶杯抿了一口,又看了看日曆。

如果她沒有記錯,這是離開魏胥的四個月來第一回見面,天氣已經開始有轉冷的跡象。

她還以為他會很難過呢,沒想到看去居然沒什麼變化。

——真是讓人懊惱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