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213章
嬌媚繼母X邪魅繼子改造種馬文【十八】魂不守捨

魏胥一個人坐在黎莘的房間里,沈默許久。

房間一如既往,只是少了主人。

已經過去了一個星期,這期間對黎莘的查探,幾乎是一無所獲。就像有人把她所有的痕跡都抹去了,一絲不留。

他起身,開了一瓶酒。

「說你絕情,你還不承認。」

他笑著,笑容卻顯得有幾分苦澀。酒液從喉間滑入肚腹,微微的辛辣,遠遠不能滿足他。

他半倚在窗邊,視線在整個房間里細細打量著。

習慣果真是可怕的東西,你會厭棄一件過時的衣服,鞋子,可你永遠無法像衣服一樣丟棄那個和你有過共同記憶的人。

比如鐘澄馨,比如黎莘。

他放不下鐘澄馨,這是事實,他們一起度過了太久太久,久到他能清楚的描繪出她的每一道輪廓。

可是他們也分開了太久,他雖然痛苦過,卻已經漸漸習慣了沒有她的日子。

舊傷被挑起時,雖然表面愈合,到仍舊隱隱的刺痛,那是回憶起當時的緣故。那麼就足以說明,新傷有多麼叫人刻骨銘心。

更何況黎莘不是鐘澄馨,她沒有冷靜的和自己說分手,就此隔斷了所有感情。她用一種幾乎是慘烈的方式,讓他悔恨交加。

攥著酒杯的手,漸漸收緊。

「真TM……」

魏胥深吸一口氣,一把將那酒杯砸到了牆上,摔的粉碎。

殘渣滑過他的面頰,添上一抹血痕。

這一幕何其熟悉。

魏胥擦去血漬,沿著牆角慢慢蹲坐下來。房間里還有些微她的味道,只是已經極淡極淡,也許再過幾天,就要完全消失了。

……

「我恨你。」

「我恨你。」

「我恨你。」

……

他會像忘了鐘澄馨一樣忘了她,然後她會再度出現,帶著她的真愛?

可黎莘不是鐘澄馨。

「魏胥,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?」

李可櫻是接到竇允鶴的電話才趕過來的,到了樓下卻怎麼也找不到他。她抱著試探的心情走上來,才看到他魂不守捨的坐在這裡。

她還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。

魏胥沒有說話,只是直接握著酒瓶灌了一口。

他看上去很好,很正常。胡渣刮的很乾淨,衣著也很整潔,頭髮打理的利落有型,他還是那個張揚桀驁的魏胥。

只是李可櫻卻覺得他太正常了。

「到底出了什麼事?」

她拿開魏胥的酒瓶,皺著眉掃了一圈,

「她呢?」

李可櫻說的是黎莘。

魏胥把酒搶回來,笑道:

「走了啊,」

他微微垂下眸子,精疲力盡:

「被我趕走了。」

李可櫻聽到他的回答,不由得愣了一愣:

「說什麼傻話呢,你不是喜歡人家嗎?」

她現在已經能平靜的面對這個事實了,人總要拿得起放得下,不是你的又何必強求。

所以她可以坦然處之的面對這兩人,而且她對黎莘的觀感不差,短短的相處,她反而挺喜歡黎莘的直接。至於她和魏胥之間複雜的關係,對她來說,只要你情我願,那都不是事兒。

她才不相信魏老爺子八十好幾的高齡還能和黎莘……

恩,就是這樣。

「我喜歡她?」

魏胥彷彿自言自語的反問道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