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214章
嬌媚繼母X邪魅繼子改造種馬文【十九】戳穿的謊言

李可櫻瞠大了雙眼,彷彿看到了什麼怪物:

「你不知道?!」

怎麼會有人連自己喜歡誰都不清楚,也太傻X了吧。

魏胥先是一怔,既而呆呆的望了李可櫻一眼。被她瞪了以後,又轉了回來。

黝黑瞳仁里彷彿有一層迷霧被人撥開,顯露出幾分清明。

「哈……」

魏胥笑了一聲,

「哈哈哈哈哈……」

緊接著的,就是一連串不可自抑的笑聲。他笑得豁然開朗,可是眉頭卻緊緊的蹙在一起,為此,平添了一抹陰翳。

「你神經嗎?」

李可櫻拍了拍他的面頰,覺得他整個人的情緒都太奇怪了。

「是不是吃錯藥了。」

魏胥笑著笑著,聲音漸漸低了下去。

「我喜歡她……」

他揉亂了發,雙手抱頭:

「可是她已經走了。」

————

鐘澄馨有些忐忑的握著杯子,明明天氣晴好,陽光明媚,她卻覺得全身發冷。

包間的門被人推開,她抬起頭,看見了一身黑衣的魏胥。

「阿胥。」

鐘澄馨輕柔的喚道,眉眼如畫,嫻靜婉約。

魏胥要了一杯冰水,坐到她的對面。

他的臉色有些不好,看上去消瘦了許多,只是打理的清清爽爽,也就沒有那麼明顯。

「今天怎麼會叫我出來?」

鐘澄馨有些緊張,那天晚上她和魏胥不歡而散,她本以為用訂婚刺激他,魏胥一定會回頭找她。不想她一直等到了今天,才等到魏胥的第一次聯繫。

魏胥眼瞼微闔,將所有情緒都掩藏了起來。從鐘澄馨的角度,只能看到他輕顫的長睫。

「你為什麼要騙我。」

這話不是問句,而是陳述句。

魏胥說的很平靜,就像說著今天天氣真好一樣。

鐘澄馨心頭一驚,表情卻沒有絲毫變化:

「你在說什麼呢,我怎麼就騙你了?」

她無奈的笑著,把那絲驚惶很好的掩蓋了過去。

魏胥沒有看她,只是直直的凝著桌面。他的平靜讓鐘澄馨越來越摸不准他的想法,下意識的咬了咬唇。

「不用緊張,我不是來興師問罪的。」

魏胥低聲道。

她見過很多面的魏胥,唯獨沒有遇到這樣的場景。他一臉的淡漠,甚至不願意給她一個眼神。

魏胥的嗓音少了幾分慵懶性感,多了一絲冷凝。

「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。」

鐘澄馨覺得柔化政策這套行不通,就以退為進,態度變得強硬起來。那作態,彷彿是魏胥往她身上潑了什麼臟水。

「別裝了,這樣不辛苦嗎?」

魏胥譏諷一笑。

他終於正視了鐘澄馨,她卻寧願他一直低著頭。

要多深的厭惡痛恨,才能像他這樣,光看著自己,就讓她全身僵硬,凍結,啞口無言。

「之前你和我分手,一個是因為你覺得我出軌,這我不介意。另一個,是因為翅膀硬了吧,覺得沒有我,你也可以過的很好,找到更好的?」

他慢條斯理道。

「這次回來,你根本沒有什麼未婚夫,這是你騙我的吧?目的,是為了讓我重新追求你嗎?」

這不僅僅是魏胥的猜測,因為太過巧合,他已經認定了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