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53章
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之番外篇

太后黎氏自請為天下百姓祈福,入玉清山禮佛。

瑜帝感念太后慈悲之心,立黎氏女為後,廢除後宮。

一時之間,天下嘩然。

元延君自是收到了無數懇請他收回成命的奏折,他看倒是看了,卻沒甚理會的意思。

黎謹算是知情人,他初初知曉黎莘與元延君之事時,自是震驚非常。他本就是個守矩的人,不管黎莘和元延君自己如何,從外頭看,他們的確是有違倫理。

只元延君放下了一國之君的身段,真心誠意,倒叫他不好多言了。

最後,他只得隨他們去了。

所謂的黎氏女不過是個幌子罷了,‘太后’是走了,可皇后卻仍是黎莘。只她換了個身份,對外宣稱是因身子體弱,打小養在靜安廟里清修的。

一家出了兩後,誰不羨慕黎謹的運氣。

至於下邊的人見到皇后那和太后有七分相似,卻更為妍麗的眉眼,心中的計較如何,那就與他們無關了。

哪怕他們知曉了真相,也不敢說。

————

黎莘舀了一勺淋了果漿的碎冰,含在嘴裡。

又是一年的夏日,她過的甚是愜意。

沒成想元延君真為她廢除了後宮,這倒是讓她有些驚異於他對自己的感情,竟已這般深刻。只是她也不是個涼薄的,既然他這般待她,她自然也以情相換。

「娘娘,少用一些,仔細身子受了涼。」

捻墨為她輕輕的揉捏著腿,不忘提醒她。

黎莘不在意的又舀了一口:

「無妨,不過偶爾嘗嘗,身子哪裡就這般弱了。」

捻墨無法,只得歇了心思。

黎莘摸了摸微隆的小腹,面上不覺帶了一抹笑:

「這可是你們的小主子要嘗的,你忍心不叫他開心嗎?」

捻墨被她打趣的無可奈何,見執硯躲在一旁偷偷的笑,便狠狠的瞪了她一眼。

三人正這樣鬧著,外頭就有宮人報,說是皇上到了。

捻墨便起了身,替黎莘掖了掖遮在小腹上的薄衾。執硯忙上了黎莘先前讓她鎮在冰里的烏梅茶,好給元延君解解暑。

元延君大步走了進來,身上猶帶著三伏天的熱意。黎莘見他額角薄薄的一層細汗,便拿了帕子替他擦拭:

「怎的這樣早就來了?」

她說著,命執硯遞了冰茶給他。

元延君接了一口飲盡,便覺得身上的暑氣消了不少。他見黎莘閒適愜意的躺著,肌膚也溫溫涼涼的舒服的緊,忍不住蓄意將汗漬蹭到她頰上。

黎莘嫌棄的去推他:

「你臟死了,莫蹭我身上來。」

元延君哪裡會讓她推開,反是一把拉住了她的,直接將她摟在懷裡:

「才幾年便厭了我,若等我那日老了去,可如何是好?」

他如今二十二歲,雖比之前成熟不少,卻實在不能說是老了。黎莘哪裡聽不出他在胡言亂語,便用力掐了他一把:

「等你老了,我便去養鮮嫩的。」

也是兩人先前開玩笑,黎莘保養得宜,這幾年竟是越發的年輕起來,元延君便有些不服了。

他一口咬在她脖頸上,叨著那軟肉惱怒道:

「不許!」

黎莘笑嘻嘻的去拉他:

「傻子,我比你還年長,你怕甚。」

雖這麼說,還是決定再去換兩顆青春丸給他,省的他見天的哀怨。

元延君這才熄了火:

「的確,天下除了我,還有誰敢同你一起。」

黎莘見他得意洋洋的,頗為無奈。

這人分明快當爹了,卻比先前還幼稚起來。

罷了,誰讓她喜歡呢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