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62章
肉食灰姑娘姪女X優雅毒舌伯爵叔叔【十二】變相的告白

安德烈攬著她腰間的手猛地收緊了。

黎莘沒有懼怕,只是坦然的抬頭,望進那雙在燈光下流光溢彩的淺灰色眼眸,雖然它看上去正醖釀著風暴,還有些不可置信的驚疑:

「我知道父親沒有兄弟,他只有一個已經過世的姐姐。」

她說的很平靜,平靜的讓安德烈有些不安:

「您知道的,也許您能說服‘她們’,可是您說服不了我。即便有父親的信,可我不相信。」

安德烈發覺她輕輕的嘆息了一聲,聽起來含了一絲悲傷:

「可是,我知道一定是父親拜託您來照顧我們,所以,我想要依靠您。」

這也就解釋了她明明發現了問題卻為什麼沒有第一時間提出來,甚至在書房裡願意相信他的那套說辭。這個可憐的姑娘,只是在相信她的父親告訴她的一切。

「那麼,你今天為什麼要說出來?」

在捅穿那層窗戶紙之後,安德烈和黎莘之間的氛圍有了陡然的變化。他們和所謂的親情已經沒了任何聯繫,看上去更像是一對耀眼的,並且登對的男女。

收回了‘叔叔的仁慈疼愛’,安德烈變得富有侵略性。直觀的感受就是黎莘的身體,已經恨不得直接軟在地上,在他的肌膚的緊貼下,她甚至覺得自己可恥的——濕了。

黎莘:這體質太特麼沒節操了!再不吃到手我就要死了!

可是她還不能倒下,她要和安德烈繼續下去。

「因為我很難過,」

她提到這裡時,微微的咬住了下唇,看上去都快要心碎了,

「夫人她想要做什麼,我看的出來。」

這樣的行為,就算她當初沒聽見那些對話,也能看的一清二楚。

安德烈有些不悅,他皺起了眉,現在的他比之前更為高傲和矜貴,甚至有些冷漠的疏離。可黎莘明白,這才是真正的他。

「你是在責怪我嗎?」

他的十指握緊了女孩的手掌。

黎莘真想說,我是恨不得現在就上了你。

「不,並沒有,」

她有些慌張的解釋,甚至因為怕被他誤會,她眼中泛起了一絲淡淡的水霧。這讓她的眼眸更加的清澈,清澈到只能留下他的倒影:

「我難過的是,她對我父親的不忠……」

她夾緊了雙腿,咬牙保持清醒。

「……還有,對您的……對您的……」

她忽然說不出話來,吞吞吐吐的垂下了眸。可是她的耳朵尖兒卻以可見的速度紅透了,從安德烈的角度,只能看見她毛茸茸的發旋。

但是他從她羞澀的態度,又有什麼猜不出來的呢。

有些奇怪,更多的是驚訝,或者說,還有一絲淡淡的喜悅?

畢竟被這樣聰慧又迷人的姑娘喜歡,也許是每個男人都無法拒絕的驕傲。安德烈知道,黎莘如果還在倫敦,一定會成為被爭搶的對象。

而她恰好又那麼善良,兼容了貴族小姐的典雅和少女的純真,甚至沒有那些壞脾氣。

「我想你累了,」

看著她幾乎要將頭埋到地裡,安德烈只能為她解了圍,用同一個藉口,蹩腳卻好用。

「去書房吧,我會告訴你想要知道的一切。」

他帶她出了舞池,同時在她耳畔輕聲道。

黎莘被他的熱氣一拂,身子險些一個趔趄。

媽呀!要死了!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