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56章
肉食灰姑娘姪女X優雅毒舌伯爵叔叔【六】額頭的吻

當少女溫熱的身體貼附在自己的膝上時,安德烈的第一反應就是推開她。

他並不習慣與人身體接觸,除非一些必須的舞會和禮節,他更喜歡和別人保持距離。

可是他的現在硬生生的忍住了。

辛西婭現在是他的姪女,他需要好好的替威爾遜照顧她,這是他答應瀕死的威爾遜的。如果因為這個原因傷了她的心,他一定無法原諒自己。

所以他的表情變得有些扭曲,好在辛西婭一無所覺。

「……當然,我當然會回來。」

他有些勉強的扯了扯嘴角,當他的目光落在少女柔軟的金髮上時,他深深吸了一口氣,那雙本來要推開她的手就落在了她的金髮上。

「我會替哥哥好好照顧你的。」

她的發絲摸起來意料之外的舒服,就像她身上穿的絲綢一樣順滑,還有些動物絨毛的柔軟。

似乎並不討厭。

安德烈皺著眉想道。

辛西婭有些感動的咬著唇,她的眼神那樣的純淨和無辜,看上去正真心實意的感激著他。

「叔叔,我的父親,是因為什麼去世的呢?」

黎莘抖了抖被自己裝出來的雞皮疙瘩,繼續用她甜美嬌嫩的聲線攻擊安德烈的心理防線:

「也許您會願意告訴我……畢竟,我當初一無所知。」

她看上去難過極了。

「回來的路上,他得了病。等我趕到的時候,他已經十分虛弱了,」

安德烈說的並不是真相,可是他也只能這麼說。

「他一直記掛著你,所以我才會趕回來。」

這倒是真的,威爾遜臨死前,最後的遺願就是懇求他照顧自己唯一的女兒。他說她善良又可愛,甚至還那麼的年輕,如果只有她一個人,他無法安心。

黎莘能從安德烈的話語中感受到威爾遜的慈父之心,為原身可惜的同時,她眼中的淚水終於滑落了下來。

她哭泣的樣子並不難看,反而有種令人心碎的美麗。珍珠一樣的淚水沾濕了她金色的睫毛,在潔白的肌膚上留下了淡淡的痕跡。

安德烈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尤其是當他這樣手足無措的時候,黎莘雙手合握,期待又害怕的看著他,小心翼翼的懇求他:

「我還沒來得及給他一個告別吻,」

她的瞳孔中浸滿了悲傷,

「您能代替父親,讓我送他最後的告別吻嗎?他最後見的是您,我還能從您身上感受到他。」

她說的很真摯,生怕他會拒絕。

安德烈能拒絕嗎?

他想,可是他不能。

所以他很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緒,以免讓自己出現任何可能會被誤解為是‘厭惡’的表現,全身僵硬道:

「……當然,當然可以。」

上帝啊,他的身體已經開始麻木了。

得到了他的許可,少女顯得十分開心。她破涕而笑,玫瑰花瓣一樣漂亮的唇勾起了甜蜜的笑。

她伸手輕扶住了他的肩膀,帶著芬芳的身體微微湊近了他。

她垂落的金髮拂過了他的面頰,優美的脖頸毫無瑕疵。他甚至能看到她起伏的,雪白的胸脯,就像一朵亭亭盛開的嬌花。

片刻後,柔軟的濕熱落在了他的額頭,帶著低低的顫抖,一觸即分。

那瞬間,她眼中的一滴淚也滴在了他的手背上,炙燙又沈重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