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32章
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【二十五】換藥與逃離

元延君和黎莘到了外頭,黎莘拿了水囊,去接滿了水。她瞧了瞧這附近,估摸著除了蟲蟻是沒有活物能吃了,便打上了系統的主意。

經過一番討價還價,她繞到了泉眼的另一邊,片刻功夫,就拎出一隻肥肥碩碩的山雞和一把草藥來。

元延君靠在山壁上,身形有些搖晃。見她出來,下意識就想迎接,卻不料只走了一步,整個人都往下跌了去

黎莘本還歡喜著,一見他這般,瞬間變了神色。她拎了東西跑到他身邊,小心翼翼的將他攙扶起來。元延君悶哼了一聲,微微側過身,就叫黎莘看見了他腰腹處的一道血色。

方才他身上又是血漬又是塵土,這處就叫人忽略了。如今細細去看,才發覺那血跡還洇濕著,且有漸漸擴大的趨勢。

「七書,你是不是還有別的傷?!」

她急的去抽他的腰帶,被元延君一把按住:

「不礙事,只是划著罷了。」

他雖這樣說了,可黎莘見他面色發白,唇色泛青,哪是小傷的模樣。當下便拉開他的手,去扯了他的衣裳。

最裡頭的布料已經和傷口粘在了一起,瞧著便怵目驚心。黎莘料想這是在那會兒保護她時划的,心裡一時愧疚萬分。

「都傷成這樣了還強撐著,莫非你非得等失血過頭了才同我說麼?!」

她微微揚了聲音,忿忿的剜了他一眼

好在從系統那裡要來了草藥,否則這荒僻的地方,不知要怎麼醫治他。

黎莘倒也想過要成品的外傷藥,可一來這樣才引人生疑,二來也不好解釋。不過系統保證了藥效,應當也是沒有問題的。

她拿了水囊替他小心翼翼的衝了傷口,那乾涸的血塊化了一些,她就輕輕的將粘著的衣裳揭了下來。過程中難免撕扯到傷口,元延君蹙了蹙眉,忍了下來。

黎莘這才發現那傷口有多猙獰,從左側腰,橫橫的切了過來。好在沒有傷及骨頭,是皮肉傷。

她咬了咬唇,將草藥洗了放嘴裡嚼。苦澀微腥的藥汁立時充斥了她的口腔,那味道實在叫人難以忍受。

不過為了元延君,倒也沒有那麼難捱。

她將嚼爛的藥汁塗在他傷口上,又再次從裡襯撕下布條,替他包扎嚴實。草藥還有許多,她想了想,便替他手上也重新換了藥。

元延君見她忙前忙後的,心中微微一動:

「讓母后費心了。」

他低聲道,目光幽幽的瞧著她。

黎莘抹了把汗,替他將衣服穿戴好了,又將他的手搭在自己肩上,緩緩的站了起來:

「沒甚費心不費心的,這是因我受的傷,本就是我虧欠你的。」

元延君聞言,張了張口,半晌,卻還是什麼都沒有說。

將元延君扶回了洞穴里,卻是一片寂靜。

黎莘定了神去瞧,卻見延帝和梁氏早已不見了蹤影。門口還留著些腳印,被人刻意的抹了一些,只是匆忙之間,沒有清理乾淨。

黎莘不由得冷笑了一聲。

她原本只當延帝再不濟,也不會絕情至此,卻不想他的無恥簡直超乎了自己的想象。

元延君看了看裡頭,對黎莘道:

「有人來過,應該是那幾個侍衛,」

那些人穿的靴履是特殊的,他一眼便瞧出來了。

「父皇他們是被保護走了。」

元延君不悲不喜,神色也沒有絲毫的變化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