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28章
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【二十一】脆弱與動心

現在明知已經安全了,卻還是心有餘悸。

當然她並不如自己表現的那樣恐慌,可人總是這樣,你一個人摔了跤,拍拍灰也就起來了。但是當你身邊有熟悉的人的時候,你會變得更加嬌氣。

黎莘現在就是這樣。

聽到元延君關切的話語,不管是真心實意,還是蓄意為之,她都顧不上了。

於是元延君只見她咬著了唇,一

張小臉蒼白的一片。她隱匿在黑暗中,顯得身子愈發纖細。

「七書,幸,幸好你來了,」

她環抱著自己的雙臂,撲進了他懷裡。

「我好怕……」

情急之下,卻是連自稱都忘的乾淨。

元延君一怔,懷中不覺便多了一團柔軟。他俯下頭去看,就見她臉上落下大顆大顆的珠淚,掛在尖尖的下頜上,那雙眸子哪有往日嫵媚流轉,只余下驚懼罷了。

這般的她,格外叫人憐惜。

元延君頭一回覺得有些手足無措,他不能推開她,卻也不知如何安慰她。最後,他只得躊躇著將手搭在她脊背上,輕輕拍撫。

「莫慌……已無礙了。」

說這話時,他多少有些彆扭。

天知道他從不曾做過這樣的行徑,雖是將溫柔作為表象,可他知曉,自己骨子裡覺非如此。若是黎莘換作梁氏,他甚至懶得多瞧她一眼。

黎莘的雙臂便漸漸舒展開,改而攬住了他的窄腰。

當那雙手小心翼翼的搭在自己腰間時,元延君敏感的察覺到了她的輕顫。不知不覺的,心底就軟軟的塌陷了一塊。

他低低嘆息一聲,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兒。

他捫心自問,對黎莘應當是沒那樣重的感情。他誘哄著她,原本不過是想和延帝——可是從那晚發覺她是處子,又想到她和延帝這些年的相處模樣,他卻開始懷疑起自己來。

他恨延帝不錯,他搶走了本該屬於自己的一切。可是,他從沒想過要變成延帝。如果他繼續騙她,和延帝又有什麼兩樣。

元延君心亂了,就像一團麻繩纏在了一起,怎麼也分不開。

————

回到了行宮,延帝等人還不曾回來。黎莘已經恢復了一些,就強打起精神,命人請了太醫來為執硯捻墨診脈。

她自己灌了一碗安神湯,草草收拾一番,就歇下了。

元延君一直等到她躺好,這才去裡頭行了禮,預備離開。他現在自己也恍惚的很,想要獨處著靜靜。

「七書,等等。」

在他要轉身前,黎莘喚住了他。

「你且過來。」

元延君愣了一愣,及時反應過來,就緩緩來到了她放下的帳幔前。隔著淡淡的輕紗,他看見她烏發散在了玉枕上,一雙眸微微睜著,眼睫低垂。

見他來了,黎莘便掀起了帳幔。

「七書,我知曉你心裡有事,那兩回,我大約也明白是何原因。」

她輕笑了一聲,眼底有些悲涼。

元延君身子僵直,沒有說話。

「我在後宮過了四年,早已看淡了許多。日後,我只求你一件事,」

她頓了頓,目光漸漸對上他的視線:

「待你登基後,便讓‘皇后’離世罷。」

她說的平靜,卻是在元延君的心底投下了一塊巨石,將本就波動著的心潮攪的愈發胡亂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