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35章
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【二十八】反擊開始

黎莘一驚,立時抽回了自己的手,急急的掩上了他的唇:

「莫說胡話,叫人聽見如何是好?!」

她是真怕隔牆有耳,這行宮不必皇宮,誰知曉延帝能動甚手腳。他便是不敢明目張膽,也能暗渡陳倉。

元延君卻握住她纖手,緩緩的帶了下來。也不放開,只握在手中把玩,將那青蔥十指揉捏個遍,又細細的與她相扣。他是不會忘的,他和黎莘在林中的相依為命時,她對自己的好。

「不會的,我既然敢說,便是不怵的。」

他變了稱呼,又抬眸,緊緊攫住她:

「明婉。」

這是原身的小字,也是原身受爹娘喜愛,便特意為她取了,下頭的幾個妹妹卻是沒有這般的待遇。

這除了她自己,執硯捻墨和黎家人知曉外,便是延帝也不清楚。

「七書,你為何……」

她話語未盡,眼中的疑惑卻極為清晰了。元延君笑著在她手背輕啄一記,低聲道:

「明婉,你本就該是我的皇后。」

這話的信息量就很大了,黎莘怔怔的,腦中千回百轉,雖有些混沌,可一個莫名又大膽的想法卻漸漸浮現了起來。她似乎有些明白延帝為何要對元延君步步緊逼,甚至想將她也一起滅口。

難道,元延君不是延帝的……

「他既無情,我自然不會再心軟。你且看著罷,很快,我便會將我失去的奪回來。無論是皇位,還是你。」

他篤定道。

————

元延君說的很快,當真是沒有半句假話的。

回宮的路上,所有人還維持著表面的平和。可一到了宮中,黎莘就嗅到了風雨欲來的味道。

延帝開始頻頻的忙於政務,將近兩月,他都不曾臨幸後宮。黎莘只見過他一回,他整個人都蒼老了許多,原本烏黑的發絲,竟也添了幾抹銀白。

她隱隱有預感,延帝怕是不如元延君。

果真,在延帝這樣焦頭爛額時,元延君卻神清氣爽。雖然也失蹤了許久不見人影,可甫一回來,瘦是瘦了些,任誰都瞧得出他愈發出眾的風采。

那個溫潤的男子已漸漸撕破了外皮,逐漸顯出帝王應有的張揚與威勢。

他回來頭日的晚上便來尋了黎莘,裝著斯文有禮的模樣到了內殿,還沒等執硯捻墨退出去,就迫不及待的將她一把抱在了懷裡。

兩個宮人忙垂了頭,紅著臉合上宮門。

黎莘被他轉的暈暈乎乎的,好不容易停下來,還沒等她歇口氣,他就一徑堵了她的唇,頗為難耐的在她口中游移起來。

他唇舌間還有些淡淡的酒香,只是嘗的出來是拿濃茶漱了口的,有些茶味的苦澀。他雖著急,也是淨了身過來的,鬢邊還有一絲未拭去的水汽。

黎莘被他吻的快窒息了,忙推了他一把,嗔怪道:

「急甚,我腰都要叫你扭斷了。」

元延君見她雪腮嫣紅,美目流轉的模樣,就覺著這兩月沒白捱。這些時日辛苦歸辛苦,一切卻都如他預想那般發展。

「明婉,我甚是想你。」

他在她耳畔吐息,熱氣拂的耳珠也染上了羞澀。他見狀,就將那圓潤耳珠含在口中,輕輕廝磨起來。

「想我做甚,我又不會跑了去。」

她被他吮的身子酥癢,便不由自主的擰了他一把。

「輕一些,要吞了我不成?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