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24章
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【十七】剖心

黎莘浸在湯池里,只覺渾身都舒展開了。

執硯往裡頭加了香露和花瓣,又將所有人都遣了出去,只留下她伺候黎莘,便是捻墨要進來,也被她唬走了。

這樣的行為愈加肯定了黎莘的想法,不出意料的是,當執硯為她褪了衣物,看見那些紅痕時,她低眉順目,一句話都不曾多言。

這會兒她泡的舒適了,便開了口,詢問正為她按肩的執硯:

「執硯,你可有話要同本宮說?」

她悠悠道。

執硯往手上抹了些脂膏,又繼續按著她的脖頸,一邊回道:

「娘娘,婢子打小便伺候在娘娘身邊,於婢子來說,娘娘就是天。只要娘娘歡喜了,無論何事,婢子都願去做的。」

這話卻是說的意味深長,只是從側面來說,也算是明著稟了黎莘,該知曉的她都知曉了。

黎莘無奈的苦笑一聲:

「你又怎知,本宮是歡喜的呢?」

她捫心自問,元延君是她的攻略對象不錯,只是他的這樣舉動,不可能是毫無目的。換作她倒也罷了,若是原身,這般有悖倫理,又何嘗是幸事。

「娘娘,皇上已無情,太子卻還年輕。」

執硯是個很通透的人兒,看人也看的清楚。她在黎莘耳邊說了這句話,讓她不覺心中一清。

的確,元延君還小她兩歲,便是再心智過人,多少也有些少年的懵懂。延帝卻不同了,所以延帝難攻破,可元延君卻是不難的。

「執硯,你細細說於本宮聽。」

黎莘眯了雙眸,緩緩道。

「娘娘,這又有何難?」

執硯將脂膏抹勻,又抬起她一條玉臂,墊在自己腿上,力道適中的揉按:

「太子殿下的確目的不純,可娘娘畢竟與殿下同病相憐,又與殿下……他心中多少會有些計較。那太子妃梁氏,婢子說句大不敬的話,卻是個蠢的。」

她言辭辛辣,可句句都在理上,簡單粗暴:

「若是妥帖隨了殿下,多少也會讓殿下顧念著夫妻情分。可她轉向了皇上,皇上那是何等人,若真是喜愛她,怎會偷偷摸摸的行那苟且之事。」

沒錯,如果延帝真想要梁氏,絕不會與她偷著來,他大可以架空了太子,或是尋個面貌相近的取而代之。別人或許做不到,延帝是一朝天子,普天之下,還有甚是他辦不到的。

「你倒是聰慧。」

黎莘笑著望了她一眼:

「只是,你當真不怕?」

現在執硯知曉了她與元延君的事,那便是騎虎難下了。

執硯只是撫了撫鬢邊的發,神色不變:

「婢子說了,娘娘歡喜,婢子就是赴湯蹈火,也會去做的。殿下雖莽撞了些,比起皇上的無情,到底還是更勝一籌。」

只要自家娘娘能得了太子的心,他自然會護著她,她瞧的出來,太子還有幾分真性情。可是皇上……

思及偶爾瞥見的那幾眼,延帝眸底的冰冷,執硯就全身發冷。

他是個帝王,卻絕不是個夫君,他的無情,是虛掩在柔情的外皮之下的。她毫不懷疑,他可以為了自己,為了江山,斬除一切。

她還記得娘娘新婚那日,滿身的傷痕,幾乎奄奄一息。

這件事她和捻墨誰也不曾說,娘娘許是怕的狠了,後來再也不去提起,養成了這樣一副沈默寡言的性子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