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48章
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【四十一】結局上

宮里被翻了個底朝天,也再沒有找到黎莘。

壽言本想請示元延君,是否還要再尋下去。元延君卻疲憊的揮揮手,讓他們不必再費力氣。

她若是走了,怎會留在宮里。

真的想要尋她,他的確能做到,可是找到了又如何,將她逼迫回來,囚禁在深宮中嗎?

他如何忍心。

可是,若真的要這麼失去她,他卻覺得心如刀割。

那日以後,宮里又恢復了往常的模樣。元延君一如既往的起早貪黑,只是那些選秀的奏折都被他壓了下來,朝堂有人提起,也皆被他冷臉駁了。

偏他還以朝堂不穩為緣由,那些人說也說不得他,否則,豈不是平白扛上了動搖君心的罪名。

只是這急壞了那些心裡有想法的臣子,延帝的妃嬪都不在宮中,關係求不到。所謂的太后也神龍見首不見尾的,就是有命婦遞了帖子,也全都給駁了。

後宮一時之間竟像個鐵桶似的,誰都進不去。

外邊的人乾著急,裡頭卻也不太平。

自元延君登基以後,後宮頗有姿色的宮女也便坐不住了,這可是擺在面前的榮華富貴,誰不想要。

於是,元延君總能遇著幾個走錯道的宮女。她們也不敢動靜太大,否則小命不保。

元延君煩不勝煩。

他如今一顆心都冷透了,哪裡還想費在這些宮女身上。起初倒還不管不顧,日子久了,她們猖狂起來,便真正觸著了他的逆鱗。

有個宮女不知從哪裡打聽到的,說太后與瑜帝關係甚密,仗著她與黎莘眉眼有三分的相似,那日竟是蓄意裝扮了起來,叫元延君瞧見了。

她沒有華服首飾,卻梳著黎莘平日常梳的發髻,簪了木簪,乍一看著,雖不及黎莘風流嫵媚,卻真還有兩分的神韻。

元延君一見她,就恍然了。

那宮女還當自己成功了,端的是滿面的嬌羞。可她不曾發覺,元延君看的她眼神已寒冷徹骨。

「拖下去,將這御前失儀的宮女杖斃了。讓所有人都來觀刑,若以後再像她這般,這便是下場。」

語罷,就拂袖而去,再不管那宮女面上血色盡失,苦苦哀求。

走了幾步,他似是想到了什麼,停下來對壽言道:

「查查是誰告訴她的,處理乾淨。」

壽言心中一驚,忙斂眉應了。

沒過幾天,鳳儀宮里就杖斃了幾個宮人。

自此以後,就再沒有宮人敢湊到元延君面前去了。

元延君得了清淨,又埋頭在政務里。壽言在一旁瞧得心焦,他這幾日吃得少,睡得少,好不容易小憩一會兒,便又夢魘著醒來。他如今已瘦了許多,像是不知疲倦一般。

元延君並不是不想去睡,只是一閒下來,滿腦子便是黎莘。他已經快魔怔了,再下去,總有一日,說不得真要去將她囚在身邊。

她走後一月,他夜間仍在批改奏折。

方瞧好一本,便覺得喉間一陣瘙癢,竟是止不住的咳嗽起來。

壽言聽了聲音,忙和幾個宮人進來,宣太醫的宣太醫,遞水的遞水,好一陣忙活,才將他安置在龍床上。

太醫來看了,無奈道:

「皇上,風寒入體,您又郁結於心,憂思太重,要好好休養才是。」

元延君半闔著目,唇色泛白,啞聲道:

「開些養身的方子罷。」

太醫聽出他沒有要休息的意思,只得應著退下了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