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43章
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【三十六】真相與欺騙

「好好好,不愧是朕的好皇弟。」

延帝看著元延君手中的聖旨,狀若癲狂的大笑著。

「原是朕低估了你,早知如此,朕定要將你掐死在襁褓中!」

說及此,他眼眸倏的一厲,那惡意有如實質一般,幾乎要將元延君碎屍萬段。

可他如今被反綁在椅上,身後還有兩人死死的壓制著他。

「是啊……」

元延君將聖旨置於手中把玩,神色說不出的諷刺:

「若你當初將我掐死在襁褓中,我也等不到今日,能親手將你從皇位上拉下來。看著你墜入塵埃,看著你匍匐在我腳下。」

他緩緩的走近延帝,雲紋的軟靴,銀絲勾邊的衣角,漸漸來到了他的身前,不過短短的距離。

「我的好三哥。」

他冷笑了一聲。

先帝育有五子,延帝行三,而他,並不是所謂的延帝與端妃之子,而是先帝的第五子。

這其中淵源,說來複雜。

「你籌謀了多久?」

延帝發絲凌亂,稍顯狼狽,卻仍舊死死的凝著他:

「胡青,是你召回來的罷?」

元延君居高臨下的斜睨了他一眼,緩緩的錯過了他的身子,來到了他的桌案前。那上頭還堆滿了未曾批改的奏折,一邊的朱砂已經乾了,被他輕輕一碾,化為指尖的一抹嫣紅。

「自我十歲那年知曉了以後,整整七年。」

他撫了撫那桌案,撩開衣袍,坐在了椅上:

「若你不是趕盡殺絕,興許我不會選這條路。」

他輕笑著,落在延帝的眼中卻令他極為火光,他不自覺的掙了掙身子,立時換來了侍衛更猛烈的控制。

「朕無過,你本就不該登上皇位!」

延帝怒吼道:

「他寧可將皇位傳給一個嬰孩,卻不願傳於朕,那朕自己去爭,又有何錯之有?!」

他想起先帝臨死時的聲聲囑託,不由得悲從心來。

他不是先帝的嫡子,元延君才是,他的生母不過是個美人罷了。他費盡心機,將其餘的三人都解決的乾淨,卻不想先帝竟……

這不公平,不是嗎!

「你錯的離譜,」

元延君嗤了一聲,漠然的看著他:

「當年,若你真當按照父皇的囑咐扶持我登位,待我大婚之時,黎太師與胡將軍手中,就會有另一道聖旨。」

他說著,身後壽言就走了上去,將另一道聖旨捧給他。兩個侍衛一左一右,將聖旨打開,展現在他面前。

延帝一目十行的看下去,臉色越發的蒼白。

「這不可能……這不可能……」

他喃喃道。

那聖旨,竟是讓元延君讓位於他的。

「父皇如何不知曉你的性子,只不過願再給你一次機會,讓你改過自新罷了。可你被貪欲蒙蔽了雙眼,如何看得見父皇的良苦用心。」

元延君看著伏在地上的延帝,命人拿了聖旨,直接丟進了一旁的火盆裡頭。聖旨被火舌卷了,很快就在那熱度中化為灰燼。

「黎太師和胡將軍,不過是看清了你的真面目罷了。」

他低聲道。

延帝凝滯了許久,半晌,才開口道:

「那麼,他們看清你的真面目了嗎?」

他喉間逸出了愉快的笑音,

「和嫡母通姦,你同黎莘之間那醃臢事,朕還會不知?若她知曉你在騙她,又會如何想呢?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