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39章
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【三十二】生變

原留著那些各宮的釘子,只是為了派上用處。卻不想一時疏忽,叫人鑽了空子去。

黎莘聽元延君說了,也就有了決斷。

鳳儀宮過了幾日,便來了一次徹頭徹尾的清掃。除了可信的,那些個眼線,都叫黎莘拔的乾乾淨淨。鳳儀宮這就成了鐵桶一般,連延帝的人都不曾放過。

延帝雖知曉,這會兒卻再沒時間去理會了。

他忙的焦頭爛額,當年駐守邊疆的鎮國老將軍胡青班師回朝,於延帝來說,便是一把懸在頭頂的利刃。黎莘的父親,太師黎謹有了底氣,動作開始頻繁起來。

這兩位兩朝老臣,喚醒了延帝心底最不堪的回憶。

————

梁氏手裡的茶杯落在地上,摔了個粉碎。

「你,你說甚?!」

下頭的宮女縮了縮脖子,跪在地上訥訥不敢言。

「爹他……當真是這般說的?!」

梁氏的整個人彷彿被抽乾了氣力一般,眼中灰寂一片。她手中的帕子也悠悠落在地上,悄然無聲。

她本心存一絲希冀,如今卻全然破滅了。便是自己的父親,也選擇了放棄自己,那麼她往後的日子,又怎會好過?她知道的,太子定是發現了甚麼,否則,他不會那般對她。

也不會和那賤人勾搭在一起!

梁氏咬緊了唇,生生咬出一片鮮紅之色來。

————

朝臣發覺,近日似是要變天了。

按理說,延帝年逾不惑,正值壯年,距離太子登基還早的很。偏偏自胡青回朝之後,朝堂上的動作開始大了起來,明面上大家都是天子之臣,暗地裡,卻早已涇渭分明。

有眼睛的人都瞧得出,朝上一文一武,黎謹與胡青,都站在了太子身後。

或許從未見過這樣膽大包天的篡位,可是偏偏無人敢揭出來。胡青雖在邊疆十餘年,軍功累累,論理早該加官進爵。延帝卻偏生壓了下來,豈不失了臣心,民心。

胡青那意思也明顯的很,當年你讓老子走,老子走了,現在老子回來了,那就非扳倒你不可。

延帝怕的就是這無賴。

他本以為能在邊疆磋磨死胡青,不想他不僅活下來了,六十好幾的人還硬朗的不行,身子比年輕人還結實。要讓太醫瞧,只怕這位將軍再活個三十年,還是沒有問題的。

胡青和黎謹就那麼同延帝抗上了,偏他們倆都是德高望重之輩,他這些年明裡暗裡的削弱兩家勢力,收效甚微,這會兒就愈發明顯了。

一清流世家,桃李滿天下。一軍中重臣,手握千萬鐵騎。

延帝就是咬碎了牙,也只能往肚裡吞。

前朝有他二人作祟,後頭元延君還要摻一腳。他就知曉,當初在巡遊時沒能除掉元延君,便是他犯的最大的錯誤。

他現在的確不能奈何元延君,可他能尋另一人算賬。

闊別已久的延帝又來了後宮,這回還是直奔鳳儀宮。搞得妃嬪們怨聲載道,暗裡酸著黎莘使了手段。

天知道,黎莘巴不得他永遠別來。

延帝在鳳儀宮可不是受歡迎的人物,宮人伺候著擺了茶,就跟看不見他眼色似的,說什麼都不下去。

延帝心頭火氣,怒斥道:

「滾出去!」

說著就將桌上的茶具掃落在地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