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40章
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【三十三】鞭打

那些摔碎的瓷片飛濺起來,落在了黎莘的腳邊。

宮人們都被唬的一驚,俱是臉色蒼白的跪倒在地上。黎莘蹙眉瞥了延帝一眼,對著宮人揮揮手:

「不必伺候了,下去罷。」

她知道延帝來者不善,這些宮人留著也無甚大用。執硯與捻墨猶豫著不願退下,黎莘對她們使了個眼色,她們這才緩緩走了出去。

闔上門,執硯忙附在捻墨耳畔低語了幾句。捻墨細細聽了,雙眼一亮,立時拎了裙擺跑了出去。

的確,她們沒有法子,可是太子定有能耐的。

屋內,氣氛卻凝滯的不行。

自上回延帝來捉奸後,黎莘便越瞧他越犯惡心。再加上這些日子他內憂外患的,神色焦躁憔悴,將原本的幾分俊朗都消磨的一乾二淨。

「皇上,今日怎的來了?」

黎莘手邊的茶盞還安全,她也不以為意,自顧自的抿了一口,敷衍道。

延帝眉宇間有些沈鬱,他望著黎莘毫無表情的面龐,不由自主的就想起朝堂上那咄咄逼人的黎謹來。到底是父女,瞧著都叫人生厭!

於是他攥緊了手,斂在袖中。

「皇后,近日身子可好?」

他皮笑肉不笑的問道,眼底的笑容一瞧就虛偽。

黎莘放下茶盞,拿帕子拭了拭唇角:

「勞皇上掛念,臣妾自然是好的。」

她沒有去看延帝,也懶得去看。

延帝目光深深,幽幽暗暗的一片,他上下打量了黎莘,見她著的一身素淨衣裙,未施脂粉,粉面黛眉,不由得冷笑一聲:

「瞧得出來。」

他慢慢起身,踱步來到黎莘身子後頭:

「可惜,朕可不大爽利。」

事實上,在他走到黎莘身後的時候,她全身的汗毛就已經竪了起來,並隱隱有了防備之意。

不過延帝的行徑太叫人猝不及防,她還不及退開,他便一把扯住了她的手腕,拉近了自己身前。

黎莘被拉的手腕生疼,一頭撞在他懷裡。他一把捏住了她的下頜,寒凜的視線如刀,在她的面上來回切割著。黎莘摸不准他的想法,只得撐著身子去掙扎。

「今日才發覺,皇后竟是越發好顏色了,」

他低低笑道,

「想是朕往日太錯待了你,擇日不如撞日,朕想你想的緊。」

語罷,便毫不憐惜的將她往床榻上拖。

黎莘哪能就範,延帝分明是來報復她的,若是被他佔了便宜才是傻子。

於是她用指甲狠狠掐了他脈門一把,延帝的手吃疼的一松,就將她放了開。她趁著這機會,忙跑到了桌邊撿了碎瓷片,握在手中防身。

她頭一回恨起寢殿這樣大,離門口那般遠。

延帝回過頭來,已是滿面怒色。

他見黎莘朝著宮門外跑,心中又氣又恨,就覺一股怒意自胸臆間油然而生,直衝的他頭腦脹痛。

他想起了大婚之夜。

黎莘眼看著要到宮門前,正是欣喜的時候。

猛然間,她背後忽而傳來破空之聲。隨之而來的,就是她脊背的一陣劇痛,衣帛碎裂的聲音清晰傳來,她低呼一聲,踉蹌著跌在地上。

稍稍側身,就見延帝手中握著一根長鞭,就立她身後不遠處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