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37章
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【三十】笙歌(H)

元延君那感覺,就像下頭堵著無處宣洩,分明快感已到了幾點,卻生生叫人堵住了一般。

「明婉……快些放了我……」

他粗粗的喘息著,玉色的面上透了層薄汗,因為難耐情慾,而染上了一抹紅暈,端的是秀色可餐。

「這,這般……著實……太難受了……」

黎莘竟還覺得,這般模樣的他更為誘人。

每回都叫他磋磨的自己死去活來的,這一回她也要打個漂亮的翻身仗。

於是她松了口,卻沒放開,而是又伸指彈了一彈。現在的元延君幾乎就是個炮仗,一點就要燃。即便她這樣的動作,他也反應甚是強烈。

那玉莖抖的厲害,撐的又圓又鼓。

黎莘舔舔唇,不緊不慢的在那絲帶上撫摸著,一邊撩撥著燙如烙鐵的玉莖,一邊輕咬著他的恥骨。也是元延君極愛乾淨,否則黎莘還做不下去。

「明婉……明婉……」

元延君想去扯那絲帶,卻被她給阻了,她捏了他腰間的軟肉一把,笑道:

「下回還敢不敢胡來了?」

說的卻是他每回都猴急的事。

元延君喘了一聲,搖搖頭,眼裡盈盈的一片,仿似都逼得快要落淚了。黎莘也覺得差不多了,便又俯身下去,將那絲帶抽開。

絲帶松開的瞬間,那玉莖口就噴了許多濃稠的白濁出來,她一時不防,還被濺在了臉上,身上。

嘖嘖嘖,看來她壓的真是狠了。

黎莘有些不好意思的想。

元延君喉間逸出一聲極舒適的長吟,身子落在床榻上,胸口起伏著喘氣。黎莘拭了拭那白濁,靠著他身邊躺下:

「累麼?」

她蹭了蹭他的面頰,在他唇邊咬了一口。

元延君斜睨她一眼,沒答話。

「生氣啦?」

她笑眯眯的戳了戳他,眉眼彎彎的,比平日多了分嬌俏。

元延君攬了她腰肢勾下來,將她壓在自己懷裡:

「莫動,讓我抱一會兒。」

因著方才將他磨的太過火了,黎莘現在就乖乖巧巧的窩在他懷裡。兩人身上雖都有些汗漬,卻也不嫌棄對方,反而粘的緊緊的。

約莫一盞茶的功夫,黎莘都有些困頓了。

元延君拿指尖捋了捋她的鬢發,輕聲道:

「可是乏了?」

他嗓音輕柔的像一團棉絮,聽得黎莘耳朵癢癢的。她掩唇秀氣的打了個哈欠,點了點頭。

元延君溫和的笑了:

「那便睡罷。」

說著,就拍著她脊背哄她。

黎莘心裡感動他的體貼,一時心熱的不行,就靠在他臂上,微微闔了雙眼。

可是……

玉莖毫無預兆的撞入了她身體,她一口氣沒上來,腦中的睡意頓時消弭的乾乾淨淨。她還沒來得及說句話,元延君就纏了她的腿,在媚肉里來回抽插。

她方才也是動了情了,那粘膩的蜜液還滲在甬道里,恰好方便了元延君的動作。

「我可是個睚眥必報的小人。」

元延君得逞的笑了,一邊托起了她的腰肢,將她身子拱起,深深淺淺的在那芳徑戳刺著。他動作的厲害,不一會兒就攪的她跨間一片淫靡。

那水漬聲叫人羞的不行,黎莘咬著牙,實在控制不住時就去咬他肩膀。

下身玉莖來來回回,晶瑩的一層,她的肉壁也忽緊忽松,纏綿的兩人都銷魂的不行。

元延君捏了她胸口一把,低聲道:

「還長著呢……」

她有的受了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