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46章
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【三十九】太后失蹤

黎莘眼中的最後一絲希冀也化為了烏有。

她閉了閉眼,再睜開時就連最後一起留戀也瞧不見了,她失望的拂開了他的手,又再度轉回了身子。

元延君被她那一眼瞧得心中慌亂,隱約間似乎有一種她要離去的錯覺。他試圖去握她的手腕,卻被她輕輕擋了,力道雖小,卻讓他寸步難行:

「七書,回罷。」

這是她第二次讓他走,遠比頭一回來的堅定。

元延君著急的想握住什麼,千萬句話在心頭縈繞著,但久久的說不出口。就像是有人在他的喉間堵了一團棉絮,梗的他身體窒悶。

「明婉,你就下來可好?」

他乾澀的嗓音失了溫潤,黎莘聽了,也不答他,只有綿長的呼吸聲傳來。

「明婉……」

元延君喚她,始終得不到回應。

他終是惱了,有些負氣的站了起來,攜了一絲怒氣:

「我不會讓你走的,你是我的皇后,你必須留在我身邊!」

說完,滿腔的酸楚。

他見她還是那模樣,禁不住一甩袍袖,直接向外走去。

黎莘嘆了口氣,無奈的搖搖頭。

元延君一路憤憤的走出了宮外,甫一見到刺眼的陽光,就覺得整個人愈發的混沌了。壽言見他身子搖搖晃晃的,連忙上去攙扶住他:

「殿下,身體要緊。」

他勸慰道。

元延君抿了唇,自己穩住了身體。

他又回頭看了鳳儀宮一眼,那處仍舊是寂然無聲的,就像黎莘的沈默,讓他煩躁不安。

「回宮。」

他咬牙道。

時間,他需要時間。等他處理好了這一切,再來尋她。

————

宮內發生了巨變。

十幾年前的陰私叫人捅了出來,延帝弒兄奪位,篡改聖旨,這一事掀起了滔天的巨浪。

天下都為之震動。

真正的皇位繼承人竟是太子元延君,他也算不得太子,而是先帝的嫡子。先帝囑託延帝扶持他繼位,又有兩朝老臣黎謹與胡青予以相助,可延帝罔顧先帝旨意,將胡青調往邊疆,只留下黎謹一人。

他迎了黎家女為後制約黎謹,又蓄意為元延君編造了身份,在皇位上一坐就是十餘年。

可又有人說了,他死後難不成不是元延君即位?

這只不過是延帝的緩兵之計罷了,他與太子妃梁氏勾搭成奸,有書信為證,違背倫理,甚至意圖謀害太子,在行宮還尋了刺客。

一樁樁一件件下來,延帝的罪名就能壓的他喘不過氣來。

太子,不,應當是五皇子元延君悲痛欲絕,聯合兩位老臣,將延帝推下了皇位。

元延君登基為新帝,國號為瑜。

民心所向。

新帝登基,自然是忙碌異常。饒是有所準備,元延君幾日下來也是起早貪黑,整個人都瘦了一圈。加之他心上還記掛著黎莘一事,便更是憔悴。

他登基後,黎莘自然就到了一個尷尬的位置上,皇后不對,太后也不對,就是她的父親黎謹,也不知該怎樣處理女二的封號。

還是元延君決定下來,就封為太后。

忙碌間,頭一個月就飛快的過去,後宮也清理的差不多了。延帝的妃子多被送進了郊外的行宮,後宮空蕩下來,臣子們就瞄准了瑜帝。

選秀的奏折堆疊如山,看的元延君心煩意亂。

而就在這時,後宮里又傳來了消息。

太后娘娘,失蹤了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