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42章
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【三十五】延帝被囚

黎莘跟著這記憶走了一遭,彷彿自己也經歷了她的痛苦一般。

她從渾渾噩噩中清醒過來,整個人都仿似浸了水出來的。她下意識的摸了一把額頭,卻是汗涔涔的一片,已經涼透了。

她面上露出一個似哭似笑的表情,一張芙蓉面蒼白如紙,整個人縮成一團,羸弱的能一觸即碎。

……明婉……明婉……

似乎有人在喚她,嗓音帶著壓抑的焦急。

她甩甩頭,下意識去掙那人攬著自己肩畔的臂膀。

「明婉?!」

元延君心疼的摟住她,捧著她冰涼的面頰,動作小心翼翼的,生怕觸到了她的傷口。

黎莘的目光渙散的轉了一圈,在他的緊張的注視下,終於慢慢落回了實處。她茫然的盯著他瞧了許久,半晌,才輕聲開口道:

「七……書?」

元延君重重的呼出一口氣:

「是我,莫怕。」

說著,便伸手溫柔的拭去她面上的淚珠。

就好像被囚禁在黑暗中的人終於見到陽光,她撲進他懷裡,緊緊箍住他的腰肢,忍不住抽噎起來。

元延君微微垂眸,瞧到她脊背處那皮開肉綻的鞭痕,忍不住咬緊了牙關。

延帝……

他的視線轉向了不遠處,延帝如死屍般躺在地上。

————

因為接受原身的記憶,黎莘連做了好幾日的噩夢,整個人要瞅著就消瘦了一圈。執硯捻墨看在眼裡,雖心疼她,卻無可奈何。

元延君那日將被打暈的延帝帶了回去,竟是直接囚在了御書房。延帝幾日沒有上朝,下頭的臣子皆是人心惶惶。

黎莘不知延帝會經受什麼,她也分不出心神給他。

倒是元延君,因著黎莘連日的夢魘,他始終放心不下。頭些時候黎莘還會趕著他走,她夜半三番兩次的驚醒,難免打擾了他。後來,無論黎莘說甚麼,他也死活賴著了。

黎莘無奈,心裡卻是熨帖的。

他陪在自己身邊,漸漸的,她也不再做夢了。

這日,元延君本還陪著黎莘用早膳,外頭壽言進來給他遞了張條子,他一瞧,竟是連飯也顧不上用了,直接便走了出去。

臨走前,不忘叮囑黎莘好好用膳,他去趟御書房,一會兒便回來了。

他走的匆忙,無意間落下了常配的玉佩,黎莘記著他很是珍重的,有事沒事便會摩挲,說這樣能靜下心來。

她想了想,決定替他送過去。

時值夏日,外頭的日頭毒辣非常。黎莘命人備了轎輦,連同執硯捻墨一起,去了御書房尋他。

她生怕進去驚擾了他,便去到了蔭涼處,也不用執硯捻墨打扇,靠著長廊悠悠的瞧著景。

御書房裡自是有話語傳來, 她卻並不去聽。

只是人總歸會對某些特定的詞語有反應,尤其是那詞語還同自己的名字連在一起時——

「……黎莘……騙……」

黎莘下意識的就去關注那些竊竊私語了。

「皇位……我……目的……」

只是實在離的太遠,聽不清。

黎莘蹙眉思忖片刻,最終還是決定不去管。元延君想說甚自然會告訴自己,沒必要如此介懷。

只是後來,他們的聲音漸漸揚了起來,也讓黎莘聽得清楚明白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