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489章
肉食灰姑娘姪女X優雅毒舌伯爵叔叔【三十九】解釋•結局下

她靜靜的望著他,雙手放在膝上,肩背筆直。

「說吧。」

這個遲來的解釋,她還是等到了。

安德烈覺得她的動作使得兩人之間有些生疏,不過現在大概已經是最好的狀態了。畢竟她肯聽自己說出一切,而且他也足夠冷靜。

「我之所以一直不敢告訴你,事實上,是因為這件事還牽扯到了你的父親。我害怕你因此而厭惡我,所以選擇了隱瞞。」

他有些不敢看她的雙眼。

原身的父親,威爾遜伯爵的確不是因病死去。他在機緣巧合下認識了安德烈,兩個人極為難得的成為了好友,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所以當威爾遜伯爵為了救他而死後,他對於他的遺願,自然是要用盡一切方法去完成的。

他的身世和那場追殺有些原因,他父親的弟弟為了他父親那些龐大的遺產,選擇對他痛下殺手。而在威爾遜救了他以後,他也身負重傷,被公爵小姐救了回來。

所以他對她處處的忍讓。

其實他當然看的出來,那位小姐在流逝的時間中對他心生愛慕,無奈他並沒有報以同樣的感情。

他只能在別的方面,盡量的滿足她的要求——除了他的心。

安德烈離開莊園的時間,徹底解決了那位心懷惡意的叔叔。

「所以,你在擔心著什麼呢?」

聽完了這個有些冗長的故事,黎莘挑著眉看安德烈。

「因為我的父親因救你而死,所以我會厭惡你嗎?」

安德烈摸了摸自己的鼻子。

「抱歉……」

黎莘嘆了一口氣,她有些不知該怎麼接下去。安德烈的想法也並沒有錯,只是將她看的太過狹隘了。

「亞瑟,我的父親不管做了什麼決定,我都會支持,因為那是屬於他個人的意志。他願意用生命救你,那就說明你打動了他,我並不會因此而對你抱有恨意。」

她看著他,定定道:

「你不該那麼想我。」

安德烈抿了抿嘴,有些不安的握住了她的手:

「你知道的,我有些害怕。」

這樣陌生的感情是第一次,所以他格外的珍惜,也將它想象的脆弱無比。現在看來,是他走進了一個偏角,並且做下了錯誤的決定。

「你不該害怕的。」

黎莘有些生氣的提高了聲音。

「你總是不信任我們之間的感情。」

安德烈將她擁入了懷中,輕輕的拍撫著她的後背:

「是的,是我的錯誤判斷。可是我現在已經明白了,」

他貼在了她的耳邊,帶著熱意的吐息呢喃著:

「那麼,你願意原諒我嗎?」

她的耳珠被熏的微紅,可是她還是沒有輕易的答應他:

「我現在可不能答應你。」

她撅起了唇,恢復了幾分往日的俏皮。

安德烈放開她,誇張的捂著心口:

「辛迪,你實在該可憐可憐這個愛你的人,他禁不起再一次的打擊了。」

黎莘輕哼了一聲,一把推開了他:

「我可是被這個‘人’傷透了心呢。」

她的眼珠轉了轉,想到了某個好主意:

「或許你可以好好表現,讓我能夠感受到你的歉意。」

安德烈有些茫然。

「比如說,來個一百次的求婚?」

她笑得有些得意。

安德烈:「!!!!!」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