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00章
陰險少爺X羞澀丫鬟【三十一】火中真情

這一切,怎麼會如此巧合?

黎莘驚疑不定,她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想到了一個可能。

【這和任務無關】

還沒等她思索過來,系統已經開口,打消了她的想法。

黎莘只能默默的把質疑又壓了回去。實際也不能怪她亂想,孟長恪的伙食是她一手包辦,況且她也吃了。可是如今孟長恪出了事,她卻沒事,除了系統,又有誰能這樣見縫插針。

黎莘已經大致猜測到了,孟長恪應當是中毒了。

這個關頭,很多事情容不得她細細考慮,她已經嗅到了飄散的煙味兒,若是再不抓緊,火勢恐怕要蔓延到他們這裡。

黎莘不知哪兒來的氣力,愣是把孟長恪半攬了起來,兩個人跌跌撞撞的走出臥房,便發覺已經有隱隱的火光在窗邊閃爍。

正房的門不知被誰鎖上了,孟長恪只看了一眼,就明白這是有人蓄意的

無法,黎莘只得咬著牙,用腳去踢踹著孟一孟二的房門。

那兩個沈默的僕人便是孟一孟二,都是自小跟著孟長恪長大的,自他出事後,二人便一直住在偏房,以便隨時聽候孟長恪的吩咐。

然而她踢了許久的門,都無人來應。

她的腳尖發麻,身側孟長恪的呼吸越來越急,他額前的發絲被冷汗浸成了一綹一綹,顯得疲憊虛弱。

黎莘實在等不住,最後發了狠,一腳踹開了那房門。

裡頭霎時傳來一股血腥的氣味,合著房屋焦灼的濃煙,顯得格外詭異。

黎莘和孟長恪都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,孟二不在房裡頭,孟一已經七竅流血的倒在地上,看樣子死去多時。

他的手裡攥著一封被鮮血浸染的信,黎莘把孟長恪扶到一旁坐下,自己走過去取了那封信,壓抑著手心的顫抖,將信封打開。

裡頭的信紙也有些皺了,黎莘一目十行的看完了內容,這才躊躇著把信紙遞給了孟長恪。

她的後背已經冷透了,衣物濕答答的粘在肌膚上,難受的緊。可她這會兒也顧不上這些,孟一的信裡頭的內容,讓她現在還沒反應過來。

那毒是孟一下的,因此他現在也服毒自盡,只當是償命給孟長恪。孟二是無辜的,如今被孟一迷暈了安置在柴房,他不曾提到是誰指使他這樣做的,單單提了他有不得已的苦衷。

孟長恪看完,將那紙揉成了一團。

他手上青筋暴綻,一雙黝黑的眼眸充斥著暴戾的血絲。

到頭來,竟是孟一背叛了他。

胸口的劇痛仍在持續,他喉間泛著腥甜,只能拼命壓抑下去。否則,他不知自己會不會撐的住。

黎莘的發髻全亂了,面上也有些狼狽臟污,孟長恪看著她眼底滿滿的擔憂,輕輕呼出一口氣。

「莫怕。」

他勉強笑道,藉著桌子又硬是站了起來。

「趕緊出去。」

他不甘心,他好不容易熬過了殘廢這關卡,不可能喪命於這區區的毒藥。

還有這丫頭……

他捨不得。

黎莘只得扶著他走出去,正房的門被鎖的緊緊的,不是黎莘一兩下可以踹開的。孟長恪捏著門鎖微微用力,那鍊子就斷成了兩截。

做完這些,他唇邊又逸出了濃稠的血色。

黎莘只覺得眼眶泛熱,兩行清淚不自覺的淌落了下來。她胡亂的去擦拭,卻發覺越擦越多,幾乎染紅了她的衣袖。

孟長恪握住她的手,對她搖了搖頭:

「我不礙事。」

他說完,將黎莘的頭按在懷裡,一腳踹開了房門。

預料未及的火舌卷了上來,一股濃煙霎時將兩人包裹住,合著灼熱的溫度,來勢洶洶。

孟長恪下意識的把黎莘護在懷裡,生生被那火燎了半邊身子。

外頭孟夫人淒慘的哭叫著,被人一把拉住。這屋子在短短時間內已經燒的飛快,且火勢太大,一時甚至無法撲滅。

黎莘聽到孟長恪忍痛的悶哼,心猛的停了一拍。

哪怕他只是她的任務,現在在她面前的,也是個有血有肉的,寵著她的男人。

她空白的大腦一下子變得無比清晰。

系統給的回命丹被她捏在手裡,她抬起頭,透過孟長恪的肩畔,可以看到外頭燃燒的火焰,將她的眸子映的一片通紅。

孟長恪右肩以下都被火燎過了,原本玉脂色的肌理已經起了猙獰的燎泡,可他還硬是撐著,將她護的密不透風。

他們頭頂的橫梁快要塌了,前方的房門只余下一個窄窄的口子,許許多多打濕了衣裳的僕人這時都往屋裡衝,應當是看到了孟長恪的方向。

孟長恪護著她向前走了幾步,眼看著就要被人救出去,那橫梁晃了兩晃,轟然一聲砸了下來,正好壓垮了旁邊的柱子。

這個瞬間,黎莘幾乎是反射性的把藥往孟長恪手裡一塞,然後使盡了全身的力氣,把孟長恪推出了門外。

不過眨眼的功夫,孟長恪甚至還來不及反應,就覺得身子被那力道一帶,重重的甩了出去,恰好落在接應他的僕人身上。

「黎……!」

他只堪堪喊了個字,就眼睜睜的看著那燃燒的柱子狠狠的砸在黎莘身上。

如能聽得見筋斷骨折的脆響。

黎莘伏在地上,單來得及抬眸望他最後一眼。那周圍凶猛的火焰就撲面而上,立時吞噬了她的身影。

「……莘……」

孟長恪無力的癱在了地上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