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02章
陰險少爺X羞澀丫鬟【三十三】心傷

黎莘迷迷糊糊的被那婦人服侍著淨了面,又灌了一碗苦澀的藥汁,這才躺回了床上。

直到現在,她的大腦還是一片漿糊。

系統難得善解人意的開始向她解釋目前的狀況。

她是被人在寺廟里找到的,也就是說,這個「郡主」自小被養在庵裡頭,是個俗家弟子。而她之所以受傷,是因為挑水時從山坡滾落,恰好被人發現了。

黎莘不得不說,系統這身份設置的相當不錯,便是被人接回來,她的身份也無人可以詬病。

從今天起,孟長恪的通房「黎莘」已經死了,取而代之的是郡主沈歆。

對於改名一事,系統只能無奈的表示,因為她如今的身份,不變更姓名是不可能的。

它對黎莘下達了開始任務的指令後,自動關閉了對話。

黎莘一個人躺在床上,方才充沛的睡眠讓她這會兒沒有絲毫困意。她後背的傷似乎已經被治好了,摸上去只有一些疤痕。這也說明,雖然身份換了,她的身子還不曾變過。

那麼孟長恪,現在又是怎麼樣的光景……

黎莘心煩意亂的嘆了口氣,蓋在她身上的錦被輕柔舒適,她蹭著那滑膩的緞面,腦中記起的卻是孟長恪溫熱的胸膛。

才剛分開,她就有些想他了。

————孟府

距離上回起火已經過了五日,孟府裡頭卻透著一股深深的壓抑感。

孟長恪的院子裡頭,氣氛更是詭異,一連幾日,那些奴僕做事都是小心翼翼,生怕驚著了人。

正房如今還在重修,孟長恪都住在偏院,身邊伺候的僅僅只有孟二。

這個時辰,孟二提了食盒進來。

「爺,天色晚了,可要用飯?」

他試探的去問桌案前坐著的男人,卻見他怔怔愣愣的,似是沒有聽進去。

孟二猶豫片刻,再接再厲的開口道:

「爺?」

孟長恪這回倒是聽見了,他默不作聲的抬眸瞥了他一眼,視線下移落在那食盒上。

眼前依稀浮起女子清甜的笑顏:

「爺,婢子來的晚了,今日多做了一些……」

孟長恪的手指顫了顫,嘴邊浮起一個似悲似嘲的笑意:

「孟二,擺上罷。」

不管吃什麼,於他來說都是味同嚼蠟。他曾經最為嗤之以鼻的便是這所謂的情意,卻不料當這事落到他頭上的,竟是這樣摧心伐骨。

孟二已經將食盒中的膳食拿了出來,熱騰騰的香氣鑽進他的鼻間,激不起他的半分食慾。

有這樣一種人,她在時你不知她有多好,等她走了,你才發覺,這裡處處都有她的回憶,可獨獨少了她一人。

孟長恪的痛苦來的並不激烈,只是長久的,緩慢的折磨著他的心智。每過一日,他就愈痛一分,每當想到自己再也見不著黎莘,他就覺得胸口窒悶,無法釋懷。

「我從來不知……」

他望著桌上那些菜餚,慘淡的笑出了聲,

「我從未想過……」

孟二已經不忍看他的表情,只低垂了頭,安靜的伺候在一邊。

孟長恪緊緊捏著手中的書卷,手背上青筋暴綻,指節幾乎被他攥的發白。

他這般歡喜黎莘。

歡喜到……失去她後,悲不能自己。

可這話,他到底是沒有說出口。

不是不願,而是不配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