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99章
陰險少爺X羞澀丫鬟【三十】少爺中毒

只是系統雖說提示了,這之後卻沒有給她如何做的反應。黎莘自個兒是無論如何出不去的,這後院兒裡頭的人,除了被主子帶出去,就別無他法了。

那麼她要怎麼在三日內離開孟府呢?

黎莘所有的心思都放在這上頭,這一天過的渾渾噩噩。孟長恪敏感的發現了她的心不在焉,晚上就寢前,他忍不住拉過了黎莘。

「今晚就在這兒。」

他不容拒絕的望著黎莘,試圖從她的眼中看出煩擾著她的愁緒。

以往除了歡好,黎莘在伺候完孟長恪後都是回了以前的屋子住。是以她還當孟長恪是想要她了,便伸手要去解衣裳。

孟長恪發覺她的動作,下意識的攔住了她。

黎莘一怔,既而抬頭疑惑的瞧他:

「爺?」

孟長恪的手滯了滯,對著黎莘那雙清潤的眸子,竟是有些尷尬的別開了頭。

他一手握拳在嘴邊輕咳一聲,低聲道:

「不做旁的,就陪我躺著罷。」

若是細看,還能發覺他耳尖的粉紅。

黎莘似是沒想到他會這般說,她微啓了唇,很有幾分木愣。好在她還算清醒,及時的反應過來,再去瞧孟長恪時,眼中已經帶了同往常一樣的笑意。

只是多了些淡淡的暖色,讓人看得見她眉眼間的歡喜。

一番梳洗後,二人就躺回了床榻上。

許是孟長恪今日有些困頓,他隨手攬了黎莘在懷裡,鼻尖盈了她玉蘭的幽香,叫人心神都安定下來。

不過片刻功夫,孟長恪平穩而綿長的呼吸就傳入了黎莘的耳畔。黎莘揉了揉被拂熱的耳珠,微微抬頭去瞧面前熟睡的男人。

她還記得,孟長恪的逆鱗。

若是她真的擅自走了,孟長恪是否會因此恨她?

她的手划過孟長恪的眉,眼,鼻,唇,最終停留在他細膩的面頰上。

黎莘覺得自己有些亂了,心口的脈動變得劇烈起來。

【若玩家透露有關任務的一切,包括玩家的身世,該世界任務將視為失敗】

【將對該世界人物進行抹殺,以及抹除玩家記憶】

系統冰冷的機械音又在她腦中響了起來,就像一盆徹骨的冰水,將她從頭澆到尾。

黎莘從方才的迷茫中瞬間清醒過來。

她差點忘了,這是她自己的遊戲,她可以憑著孟長恪的寵愛如魚得水,在遇到有關劇情走向時,她卻沒有別的選擇。

黎莘深深的吸了口氣,慢慢的回抱住孟長恪的腰肢,將自己埋入他的懷中。

罷了,她現在不是優柔寡斷的時候。

這般想著,黎莘就慢慢清空了腦中雜亂的思緒,隨著孟長恪身上的暖意緩緩進入夢鄉。

夜半。

黎莘是被身邊人的喘息驚醒的。

她睜開眼時還有些朦朧,但待得她看見孟長恪唇邊的血絲時,她整個人都跳了起來。

彼時孟長恪疼的弓起了身子,面上不見了半分血色,他咬著唇,滴滴答答的血絲卻沿著他的下頜滾落,在被褥上留下怵目驚心的血痕。

「爺……爺……」

黎莘慌亂的去扶他,觸及孟長恪顫抖的手掌,才發現他全身冰冷。

孟長恪吃力的安撫她:

「莫,莫慌……替我,去,去尋孟一……」

他說話已是用盡了氣力,黎莘咬牙去擦拭他唇邊的血漬,想要將他攙扶起來。

「走水啦——!!!」

外頭就在這時,響起了尖銳的嘈雜聲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