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30章
少女太后文【十六】風雨欲來【病嬌進行時】

黎莘醒過來時,並沒有出現在陌生的地方,事實證明,她仍然沒有達成任務。

她動了動身子,只覺得腹部還有些隱隱作痛,身子更是疲乏虛弱,喉間彷彿還殘存著腥甜的氣味。

黎莘蠕了蠕乾裂的唇,未待發出聲音,一個柔軟的物體就壓了上來,隨即一股清甜的水流便通過那軟物流淌下來,滑入她的喉中。

她渴求的啜飲著,那軟物似乎也十分配合,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為她渡水。直到她徹底解了渴,那軟物也似與她心有靈犀一般的停下。

然而,只一瞬的功夫,那軟物就立時開始進攻她的口腔,勾著她的舌糾纏。等到她反應過來那是唇時,唇的主人已經喘息著離開了。

黎莘掙扎著撐開沈重的眼瞼,試圖看清眼前朦朧的景象。孰料甫一定睛,她的眼前就出現了那個無比熟悉的身影。

荀忌靠坐在她的床邊,墨眉微挑道:

「醒了?」

神態卻是前所未有的溫柔。

黎莘低低應了一聲,微微撐起身子。荀忌見此,就摟過她的腰肢,攬在自己的懷中,為她找了一個舒適的姿勢,以便她能依靠。

黎莘沒有掙扎,順從的倚著他:

「孤是怎的了?」

她的嗓音沙啞的幾乎連自己都快聽不出了。而荀忌更是因此而擰緊了眉心,黎莘望向他時,只見得他濃密的長睫低垂,神態未變:

「你中毒了。」

他說著抬眸對上她,伸手為她將耳際的發絲別在腦後,黎莘突然有一種無法看透他的錯覺,現在的的荀忌,恍若將所有的情緒都掩埋了起來。

但是她目前還不能暴露,所以她略略側了頭,用疑問的表情望向荀忌,進行無聲的問詢。

荀忌淺淺一笑,眼中似是掠過了什麼,又似乎什麼都不曾有。黎莘一時看不明晰,等她再度試圖探求之際,荀忌又很好的將其掩飾了起來。

可是看著她的表情卻在這樣一種詭異的狀態下愈加柔化,黎莘敏感的嗅到了他的不同尋常,正當她欲啓唇說些什麼的時候,荀忌竟是伸手捂住了她的口。

「為何?」

他沈聲問道。

黎莘昂了頭,表示自己不知他為何這麼問她,卻只得到了荀忌的一聲輕笑。

帶著莫名的嘲諷意味的那對象,更像是是他自己。

「你為何要喝下那碗毒湯,你應當清楚,這東西是誰人送予你的。」

黎莘悚然一驚,望著荀忌的雙眼,一時竟啞口無言。她最沒料到的是他居然知道這一切,這讓她不知所措。

荀忌沈寂了半晌,忽而嘆了口氣:

「罷了。」

他說著就把黎莘放躺回床上,拉過錦被為她蓋好,輕語道:

「我還有些事要處理,你先好好休息。」

語罷,他淺淺一笑,在黎莘的額上烙下一個吻。

黎莘打從心底覺得怪異,看著荀忌離開寢宮的背影,她抿了唇,總覺得自己嗅到了不同尋常的氣息。

似是風雨欲來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