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32章
少女太后文【十八】失而復得(病嬌h)

黎莘這次醒來的時候,吐槽了系統一千遍。

什麼都不給解釋,她表示自己真的很迷茫,這勞什子二次場景。那她究竟是離開還是沒離開?

她摸了摸四周的佈置,身下鋪就的柔軟毛毯,摸上去卻帶著些微的涼意。不僅如此,她彷彿感到一陣一陣的寒意從四面八方傳來,刺入她的骨髓。

現在她依舊能忍受,為了不打草驚蛇,她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周圍,驚異的發現自己處於一個僅容一人的地方,這形狀,極像是——棺材!

黎莘默默的驚悚了,就在她以為自己這次是穿成了一隻吸血鬼的時候,外頭似乎傳來了有人的說話聲。

「仲淵,夠了,她已經死了!」

這是個低沈的男聲,和她那便宜兒子,也就是原身扶持的傀儡皇帝,挺像。

一聽見仲淵,黎莘就知道自己沒有穿越,想來是直接跳過了她的死,進入那二次場景。

荀忌輕輕一笑,嗓音是如能醉人的溫柔,聽的黎莘全身的汗毛都根根樹立。雖說好聽,但實在是有些詭異。

隨即,她就聽見摩挲聲,原本黑暗的世界驀然一亮,唬的她下意識閉上了雙眼。

荀忌隔著一層屏障的話語有些窒悶,讓黎莘恍然發覺自己的棺木竟然是透明的。

「她沒死。」

荀忌帶著笑意,一手置在棺木上,恍若在撫摸她的雙頰。黎莘略略有些了悟,這寒冷的棺木,荀忌病態的表現,心中也就有了結果。

她本以為他們只是歡好了幾次,他或許有些喜歡她,因她的死難過傷心。但不曾想過他的反應會如此劇烈。

眼見著荀忌將棺木打開,輕吻上黎莘有些慘白的雙唇,那皇帝似是恨鐵不成鋼的一甩袍袖,負氣而走。

本以為黎莘的死能讓自己脫離桎梏,不再做那樣有名無實的位置。卻不想黎莘這妖姬死了還讓人不得安寧,讓仲淵成了這副不人不鬼的模樣。

果真是禍水!

且不說他有多憤怒,被荀忌抱出來的黎莘此刻心情倒是很有些微妙,她緊閉著雙眸,眼珠微微滾動。或許是荀忌認為她已經死透了,並沒有注意。

焚香,沐浴,她的身體被細心的擦拭。都是荀忌親力親為,饒是黎莘帶有目的的勾引荀忌,此刻也因為他這樣的行徑鼻尖微酸。

說實話,她現在最想做的事,就是醒過來和他來一髮。

修長的指尖在擦拭中不時的划過她的肌膚,當荀忌一路來到她的下身時,她忍不住指尖微動。

原本乾澀的花穴在他無意的觸碰下漸漸濕潤,這次情潮快的她措手不及。粘稠的蜜液透過蚌肉,一縷一縷的從甬道深處湧動而出。

一開始荀忌只當是未淨的水,後來卻發覺越擦越多,且縈繞著熟悉的情動味道。他眸色微深,試探性的伸出指尖,輕輕戳入濕濘的花穴。

黎莘的身子控制不住的顫了一顫,甬道內的肉壁熟悉的推擠感傳遞到了荀忌的指尖,他抽動了幾下手指,拔出時竟帶出了黏連在他指上的淫靡銀絲。

黎莘的體溫似乎開始緩緩回升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