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34章
少女太后文【二十】結局

黎莘被壓在床上三天沒能下床,等到荀忌一遍又一遍的確認了她的存在,才肯放過她。

黎莘只能撫著腰欲哭無淚,要不是系統有一定治癒身體的福利,她一定會被做死。

她復活的事荀忌沒有過問,彷彿兩人之間有一個微妙的限定,他沒有呀越過那條界限,黎莘自然也不會主動開口。

休息了一段時間以後,黎莘能夠在王府隨意走動。不知道是不是荀忌已經提前安排好事宜,那些僕從對著她,竟然沒有一絲驚奇。而原來的王妃季秋詞,也早已不見了蹤影。

黎莘後來才知道,季秋詞並沒有如自己所想的那樣死去,反倒是仍然活在這世上,只是在她看來,生不如死也不過如此。

她們被關押在王府的地牢,黎莘昏迷的這半年,她們每日都會受蠱毒之苦。這是荀忌特意尋來的,若不是黎莘主動問,想來他也不會告訴她。

黎莘再次見到季秋詞的時候,已經是醒來一月有餘,她能見到那曾經的美人如今已經凋落的似婦人一般。還有親自將毒湯捧給她的錦屏,也同季秋詞關在一起。

地牢里倒是不似她想象中那樣黑暗而潮濕,反而如同一間普通的臥房。從桌上冷卻得吃食可以看出,季秋詞應當沒受到什麼皮肉之苦。

黎莘走了進去,稟退了那些跟著她的僕從。

季秋詞平躺在床上,原本烏黑濃密的秀髮此刻顯得乾黃枯燥。在她身上,已經看不出那個曾經豐盈淑麗的美人模樣。

黎莘心中並沒有同情,也沒有痛快,只有些淡淡的悵惘。季秋詞如今的下場,是她咎由自取。若是她能夠識時務,不奢求那些不屬於她的,或許不會落得這樣的結局。

她不是看不出來季秋詞內心真正的所求,絕不是荀忌這個人,而是他的潛力。

原著中,荀忌可是當上了帝王之位,若是季秋詞是因著荀忌而想除掉她,壓根用不著毒死她。

季秋詞聽見她進去牢房的聲音,卻沒有動作,錦屏被關押在隔壁,顯然沒有她這樣好運,只是虛虛的吊著一口氣罷了。

「你來做甚?」

躺在床上的季秋詞冷笑道,嗓音乾澀喑啞,

「恁的賤人,這樣竟還殺不了你!」

她說話時,情緒已經漸漸激動了起來。如今她這副不人不鬼的模樣,黎莘卻依然錦衣華服,面容嬌妍。她出現在她面前,就是對她莫大的諷刺。

黎莘淡淡的瞥了她一眼,沒有回答。

季秋詞卻自己接了下去:

「你奪了王爺,奪了原本我該得到的,你竟是一點羞恥之心都沒有嗎?」

她說著狠狠的睜大了布滿血絲的雙眼,一時面孔竟有些扭曲。

黎莘為自己倒了一杯茶,忽而發覺自己過來的行為可笑極了,季秋詞這般的人,壓根不值得自己關注。

她沒有再看季秋詞,只是極為冷靜道:

「我從不曾奪走你任何東西。」

她說著微微起身,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季秋詞,嘴角微挑:

「那本來就是我的。」

語罷,她回身而走,沒有理會身後人憤怒的惡毒咒罵。

季秋詞沒有熬過下一個半年,黎莘在荀忌的一手安排下與他成親,變作了新的秦王妃。

新婚之夜後,她結束了這個任務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