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94章
陰險少爺X羞澀丫鬟【二十五】卿本佳人

「一個丫鬟罷了,看她做甚?」

施紅蔻不以為意,她穿越之前,本就身處高位。穿越之後,身份也是不俗,是以頗有幾分心高氣傲。

再美的丫鬟,也逃不過以色侍人的結局。

五公主卻頗有興致:

「說起來,這孟府沒有同輩的姑娘,那丫鬟衣裳不俗,手提食盒,我估摸著,說不得是那孟長恪身邊的。」

她從三哥嘴裡聽過描述,說是個窮凶極惡之徒,她卻不曾見過,這會兒便起了想瞧瞧那「陰險小人」的面目。

施紅蔻聽她說起孟長恪,眉頭微蹙,壓了嗓子不滿道:

「公主莫說起那賊人,如今他已是個廢人,算得上惡有惡報。」

她是極厭惡孟長恪的,空有個面皮,裡頭都是爛透黑透的。以前就聽說他身邊通房不少,看那丫鬟模樣,也便知曉一二。

五公主眼珠兒一轉,她素來嬌貴,要什麼便非得得到,就是施紅蔻再不樂意,也不能阻止她的一時興起。

按規矩來說,女客擅自去了主家的後院,若不是有人相陪,算得上是出格而不知禮數。是以五公主偷摸著拉了不情願的施紅蔻,二人避開旁邊之人,跟上了黎莘的腳步。

施紅蔻不想她這樣離經叛道,面色微變就要攔她。可五公主捂住她的嘴,愣是把她拖了過去。施紅蔻一時不防,再等她要反應,已經來不及了。

她只能迅速的想著應對主意,不管怎麼說,也要先把自己摘出來。這樣想著,她就看了五公主一眼,眸中微微黯沈。

不過五公主倒也知道分寸,只靜靜的跟著,也不做聲。

黎莘一路進了院子裡頭,剛打算去敲門,就見孟長恪推了門扉,坐在輪椅上,同她打了個照面。

黎莘一驚,既而連忙將食盒放在一旁,跑進去扯了玄色披風出來,披蓋在他的身上。

「爺的身子還受不得寒,怎麼就這樣出來了。」

她責怪著,語氣里是滿滿的擔憂。

孟長恪低頭,見她半跪在自個兒身前,烏黑的發髻上一隻樸素木簪,竟是沒有旁的飾物了,不由得伸手去抽了下來。

他本以為那簪子不過是裝飾,卻不想甫一抽出來,黎莘的發髻頃刻就散落了下來,鴉鴉的鋪滿了她的脊背。

日光之下,彷彿為她鍍了融融的流光,她驚詫的表情還停留在臉上。精巧巧的臉型如今更顯玲瓏,眉眼唇鼻,從未顯的這樣清晰。

寐含春水,朱丹櫻口,恍若玉軟花柔,撩人心懷。

孟長恪的心口微微一停,復又重重的跳了起來。

黎莘這會兒卻還不滿的嘟囔著,抓著自己散亂的發絲,試圖將發髻編回去。她這樣簡單的輓發,不過是因著經了油煙,洗時方便一些。

幾縷發絲垂髫在她如玉的頸項,黑白分明,晃的人眼兒暈,心兒酥。

【攻略人物真情度+5,目前人物真情度為59】

還在手忙腳亂中的黎莘被系統突然的提示震的一愣,手上動作不由得停滯住了。

黎莘:눈_눈幸福來的太突然,她腦中還是一個大寫的懵逼。

孟大美人兒的心思好變換,她跟不上了怎麼破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