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90章
陰險少爺X羞澀丫鬟【二十一】羞辱鶯歌

鶯歌眼睜睜瞧著黎莘跌落在孟長恪懷裡,她嬌呼一聲,如玉面頰暈染兩抹嫣紅。

黎莘嗔著輕拍了孟長恪的肩側,柔嫩的嗓清亮亮的,別有一番滋味。便是比她,也是半分不遜色的。

「爺,鶯歌妹妹還在這兒呢,莫同婢子瞎胡鬧。」

黎莘說著瞥了瞥鶯歌,赧赧笑道:

「豈不是讓人看了笑話。」

鶯歌聽她話中之意,全然將她排除在外,竟似把她當個外人一般。心裡頭又急又氣。她又看孟長恪只把玩著黎莘的手,對她的話不置可否,更是燃了一把妒火。

這賤蹄子,莫不成以往都是扮豬吃老虎,那些軟弱的假象,全是裝的?!

鶯歌恨恨的擰著帕子,許是黎莘刺激她太過,她忘了以往的分寸,一時忍不住脫口而出:

「黎莘姐姐倒是好福氣,不知如何籠的住爺的心,可否教導一二?」

此話一出,不說黎莘,便是旁觀的孟長恪,也忍不住揚起了眉。

這話的意思,可不是說她惑主麼?

黎莘心裡暗笑這鶯歌早晚將自己作死,面上卻是帶了幾分厲色:

「妹妹謹言,若是讓人聽了,像什麼樣子!」

鶯歌被她突變的面色唬的一愣,還不及她反應過來,孟長恪卻悠悠開口了:

「鶯歌。」

他壓著嗓子,嘴角微挑,笑容淺淡。鴉羽長睫略略顫抖,遮掩住了那雙溢彩流光的麗色眼眸。

「若我不曾記錯,你似是少來了一躺。」

鶯歌心一顫,抖著腿,巍巍的跪在地上。

「婢子不敢。」

孟長恪又是一笑,半掀了眼瞼,算是施捨了她一眼:

「你如何不敢?那光景,你不是恰好來了葵水嗎?」

孟長恪可不曾忘記當初,其實那時他心情極差,可若是鶯歌好生安慰,他待她本就不同,自是不會同何妙一樣對她。只可惜,她避之不及。

鶯歌心口猛地一停,臉色煞白。

黎莘看著她狼狽神情,也不在意,只反了身,在孟長恪腿上尋了個舒適的姿勢窩著,一雙藕臂環在他脖頸上,把玩著他垂落的青絲。

「我饒了你一回,你倒是不肯消停了?」

孟長恪摟著懷中香軟的美人兒,語氣卻也平和,可卻莫名讓人脊背生寒。

鶯歌這才覺出不對的味兒來。她陡然一驚,暗道要糟。

「婢子不敢,那,那日,婢子確實來了小日子,只怕污了爺的身子。」

鶯歌說的支支吾吾,心下已開始發涼。她素來是被寵著的,爺對她說不上溫柔小意,卻也比別人體貼許多。她何曾被他這樣冷落?

鶯歌這般想著,就把過錯都推到黎莘身上,一時對她的恨意又上了一層。

孟長恪並不聽這些,他凝著鶯歌哆嗦的身影,眸色一黯,笑容卻愈發奪目,如同曇花綻放,勾魂攝魄。

黎莘:ԅ(¯﹃¯ԅ)嘶……美色惑人

他的嗓音忽而變得飄散輕柔,緲緲動聽:

「那你便發誓吧,若是你騙了我,我便將你一片一片的剜成碎肉餵狗,可好?」

他的笑意半分不變,如同情人溫柔的呢喃,可那殘酷的話語,卻讓人肝膽俱裂。

鶯歌終是受不住這等折磨,重重的趴跪到了地上,抖如篩糠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