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91章
陰險少爺X羞澀丫鬟【二十二】鶯歌下場

鶯歌自是不敢發誓的,如今這鬼神之說,雖不至盛行,卻也比現代時濃的多。

她只得伏在地上磕頭,便是這個光景,也沒澆滅她那顆蠢蠢欲動的心。她哭的梨花帶淚,沒叫胭脂污了半點顏色。

黎莘只冷眼旁觀,將孟長恪那漆浸墨絲捻了一綹,纏繞在指尖上。她心裡頭清楚,鶯歌到現在尚能硬撐著,只能說明,孟長恪之前的確寵愛她。

恃寵而驕這本事兒,可不是尋常人敢使的。

孟長恪興許也看出來了,可這男人工於心計,肚子里的彎彎繞繞九曲十八彎,便是黎莘,也未必瞧得出他真正的想法。是以當孟長恪撫掌而笑時,她表現的一點兒也不驚訝。

黎莘:(๑˙ー˙๑)反正我猜不透。

「有趣。」

孟長恪胸膛微震,黎莘都能感受到他的愉悅。然她也明白,這並不是什麼好現象,孟長恪的愉悅,帶著同等的冷意。

他纖長的指觸了觸下頜,頗有興味的歪了頭笑道:

「你哭的倒是好看,那雙眼睛也生的不錯,嗓音同以往一般好聽。」

孟長恪這反轉略有些快,不說鶯歌,便是黎莘也一時沒有反應過來。

她現在也摸不准了。

鶯歌噎了一噎,片刻後眼裡又燃起了希冀。她只當孟長恪是記起了他們以往的恩愛纏綿,卻全然忽略了孟長恪笑意未盡眼底的陰鬱之色。

黎莘卻看到了。

於是她默默埋首在孟長恪懷裡,不再看鶯歌。

鶯歌此時已紅了面頰,下頜的淚珠似滴未滴,煞是好看:

「爺莫誇婢子了。」

她咬了唇,神色帶了三分委屈,七分羞赧。把握的恰到好處,讓人憐惜的同時又感受到她的歡喜。

黎莘只能嘖嘖贊嘆那是影後級人物,放在現代絕對要火。

孟長恪笑意深深,他只冷眼看著鶯歌嬌羞完了,這才叩了叩桌子,喚了人進來。

他身邊本就有小廝,只不過都在偏屋侯著。黎莘是見過的,那兩個人沈默的緊,身手卻極好。

兩人很快出來,在孟長恪的示意下把鶯歌架了起來。

鶯歌還如在夢中,等她反應過來,看到這光景,終是忍不住破了功,劇烈的掙扎了起來。

「你們這是做甚!放肆!」

她忍不住對二人吼了起來,那兩人也不搭理她,輕鬆的制住她之後,便抬眼看孟長恪。

鶯歌這時也覺出味兒來,她亂了發絲,臉上也被抹的一團糟:

「爺,爺你這是為何,婢子知錯了,爺,求您饒了婢子。」

她哭的涕淚交加,半點沒有形象可言,這時她早已沒了邀寵的心思。

孟長恪沒有理會,只攬了黎莘,一手托在她腦後,將她按在了自己的胸膛上:

「什麼也莫聽,什麼也莫看。」

淡淡的男音自黎莘頭頂傳來,她的鼻尖觸在涼薄的絲綢上,眼前只有那衣裳精緻的紋繡。

一雙手捂住了黎莘的雙耳,黎莘只覺得孟長恪模模糊糊的說了甚麼,隨之而來的,便是鶯歌淒厲的慘叫,如能穿透耳膜一般。

只是她的耳朵被孟長恪捂著,倒也聽不見多少。

慘叫斷斷續續的持續了一柱香的時間,之後便微弱的聽不見了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