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10章
陰險少爺X羞澀丫鬟【四十一】宴會中的緣分

和孟長恪相見後過了三日,黎莘就被秦嬤嬤催著又出門。她如今是個半路出家的郡主,且婚事又緊張,是以並沒有多少時間可耽擱。

黎莘倒是不怵,孟長恪身有官職,之前也算得上是青年才俊。且孟父恰好是當朝太傅,頗有威信,這一家子的直臣,想必皇帝很是樂意給他們一個保障。

沒錯,就是保障。

太子為人仁厚,但於治國處事上並不會優柔寡斷,總的來說,這是一個沒有長歪反倒還根紅苗正的太子。

黎莘看劇情的時候就在想,把太子寫的這麼出色,為何最後還讓三皇子當了皇帝。

之後她就悟了,作者大概是想表達自己的男主比這樣的人更為優秀,才能顯出他的男主光環不是麼?

這樣想來,皇帝也不會傻蛋到去廢太子,孟父是只忠君,而孟長恪因著三皇子的緣故,就變成了不折不扣的太子黨。事實上黎莘覺著有失妥當,不過既然太子不是廢物,皇帝又寵愛,她也就不去多想了。

黎莘對自己的定位很準確,自己的夫家,必定是要有一定權重。一個選擇是一些游移不定但頗為強勢的世族,借以把他們綁在一條船上;一個選擇是自己人,用來安撫人心。

看,朕這麼喜愛的郡主都嫁過來了,自然不捨得對你們開刀了。

而皇帝對自己的特別之處,黎莘覺得憐惜定是有一點兒的,然而絕大部分還是因著她有可利用之處。說到底,這帝皇家的人,又有幾個是真正良善的。

梳妝罷,黎莘被幾人簇擁著,又踏上了赴宴的征途。

她對這種明裡和諧,暗地爭鬥的活動著實沒甚興趣。是以面上一派嫻靜,心裡早就無趣的撇了嘴。

這次的宴會美名其曰是賞花,據說辦的還挺隆重。男女分席,頗花心思的隔了一扇屏風。

黎莘覺著大抵是府上的哪位姑娘適齡了,在變相的相看未來的夫君。她縱目一望,見一個低眉順眼的黃衫姑娘,大約是十五六歲的年紀,生的柔美端莊,此刻正咬著唇,似是聽另邊的響動。

不出意外的話,應當就是她了。

那姑娘耳目倒是聰慧,似乎感受到黎莘的視線,抬眸對上她時,很是羞赧的一笑。

黎莘一手撐著下頜,美目盈盈若秋水,一個極為普通的動作,也被她做的綽約裊娜,觀之難忘。

她點了點頭,矜貴又不讓人覺著高傲。這表面功夫,已經被她熟練的爐火純青。

那姑娘愣了愣,復又笑著垂了頭。

屏風邊的聲音已經漸漸平靜了下來,方才還有人推杯換盞,這會兒就清晰了許多。

黎莘邊上的貴女還在小聲討論,她側耳去聽,就聞一人道:

「那韓家的小公子,文採斐然呢。」

另一人便回:

「模樣生的也是堂堂,方才偷偷瞧了一眼,同婉姐姐可相配的緊。」

那人邊說邊看黃杉少女,不意外的瞧見她雙頰紅如火燒。

她們都掩唇笑了起來,黎莘象徵性的彎彎唇,就把視線轉到了別處。

這時,一個年紀瞧著還小的少女插了話進來,面上的表情神神秘秘的:

「欸,他可不算好看,我方才不小心瞥了一人,生的才是潘安再世哩!」

這下,幾人都起了興致:

「是哪家的公子?」

那少女抿了抿唇,不吱聲,只比了個嘴型。

孟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