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16章
陰險少爺X羞澀丫鬟【四十七】巫山雲雨(h)

黎莘見狀,哼了一聲,推開他就往榻上躲去。

她的衣襟還敞開著,春光大洩,兩團玉乳隨著她的動作彈跳著,看上去分外招人眼。

孟長恪握住她纖細的腳踝,伸手拉住了她。黎莘一時不防,仰面倒在被褥上,正好整個人被孟長恪籠罩住了,留下一片陰影。

他的雙手撐在她耳邊,頭髮已經散了下來。那張半遮半掩的容顏,偕著令人驚心動魄的艷麗之色。

「今晚還要躲我?」

他的指尖滑過她的臉頰,一路經過鎖骨,胸口,在那嫩紅的蓓蕾上蓄意繞了個圈圈,使得黎莘軟綿綿的瞥了他一眼,直叫人酥了筋骨。

他卻不做停留,一路繼續往下,最後沒入那片柔細的芳草中。

此刻她已經微微有些濕了,觸上去還有一絲滑膩。他撥開那兩片粉潤的蚌肉,指尖熟門熟路的找到略略凸起的珠蕊,撥動了兩下。

黎莘呻吟一聲,不自覺的環住了他的肩膀,胸前兩團軟肉輕蹭著那熾熱而堅硬的胸膛。

那縫隙中的蜜液已經吐露出來,有幾縷粘在那細幼的毛髮上,瞧著晶晶亮亮的,格外淫靡。

他的手便探入一指,擠入了緊致的甬道中。幾乎是立刻的,兩邊的媚肉鉗住他的手指,那種推擠的禁錮感不難令人想象,若他真正進入,會有多銷魂蝕骨。

這時黎莘已經有些把持不住,這人可惡的緊,只在外頭點火,卻不肯真正的讓她痛快。

於是她握著他的肩膀一個用力,就坐到了他身上。

姿勢就變成了兩人都坐在榻上,黎莘在上,孟長恪在下。

孟長恪的手指因此滑出了她的甬道,上頭還留著透明的蜜液。而黎莘的小腹前早已抵著粗碩的玉柱,尺寸頗為可觀。

蘑菇狀的圓頭脹的發紅,虯結的脈絡在柱體上蜿蜒,時不時還彈跳兩下,湧出一絲清液。

她直起身子,握著那玉柱蹭到嫩肉上,只略略進了一個頭,孟長恪就有些受不住了。一雙眸子里盛滿了濃烈的情慾,連素日來微淡的唇色都紅艷了幾分。

可黎莘偏偏惡意的又拔了出來,只是緩慢而磨人的在他的玉柱上來回摩擦。那堅硬的柱頭時不時戳進她的穴口,卻又不得停留。

時間一久,孟長恪就忍不下去了。

他按住她的腰,強勢的控制住她胡亂的扭動。那玉柱在蚌肉上滑了滑,隨即就重重的撞了進去,一口氣頂到了最深處。

黎莘呼吸一亂,身子立時就脹的滿滿當當的,連動一下都不能。那熟悉又奇異的快感從兩人的結合處蔓延而上,她的雙腿夾住了孟長恪的腰,將臉頰埋在他脖頸處低低喘著氣。

她身上濃郁的花香如同最為完美的催情之藥,點燃了孟長恪全身的慾火。這個男人哪怕在這種情況下,也是漂亮的不似凡人。

他的眸子攝取了她的全部心神,就似一塊墨黑的寶玉,越看越覺得深邃迷人,等到發覺的時候,她早已丟盔棄甲。

孟長恪絕對算得上是一種毒,即便明知他危險,卻仍是不自覺的淪陷。

幸好,她得到了他的心。

黎莘隨著他抽動的動作迷迷糊糊想著。

做到一半,孟長恪將她壓在身下,抬起她一條白嫩纖美的腿,復又狠狠的推了進去。

這個姿勢,便是另一種不同以往的快感。黎莘的花穴已經泛濫成災,那媚肉咬著他的玉柱,彷彿捨不得他離去。而每逢撞在深處那塊軟肉上,那細細的肉刺就會扎在他的鈴口處,激起強烈的令人窒息的歡愉。

黎莘的發散亂的落在床褥四周,一雙眼裡頭如同暈開的水波,盈盈漣漪,籠了薄藹的霧氣。

孟長恪今天依稀格外生猛,折騰的她有些承受不住。她只得攀著那寬闊的肩,聽他清啞的聲音在耳邊呢喃著對她的愛語。

女人都是感性的,她也不例外。

所以她聽得高興,就忍不住配合他,到最後,卻還是苦了自個兒。

龍鳳喜珠燃燒了整整一晚,而他們也折騰到天際發白。期間換了各種姿勢

,甚至去浴桶里折騰了一回。

興許是覺得虧欠了孟長恪,黎莘也就沒有捨得阻止,所以等到兩人睡了醒來

,黎莘臉上就掛了兩個烏黑的眼圈。

甚至,雙腿顫巍巍的連走都走不動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