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07章
陰險少爺X羞澀丫鬟【三十八】心悅卿兮(微h)

孟長恪看面前的人兒,玉面上滾落了淚珠,一直掛在尖尖的下頜上,欲落未落的煞是憐人。

他見過許多種模樣的黎莘,呆板的,自得的,嬌羞嫵媚的,拈酸吃醋的,卻從來未曾見過哭的這樣可憐的她。

再是如何氣她,這會兒也給澆熄了。

「我都沒說甚,你就哭了。」

孟長恪好笑的去拭她的淚,手上的動作不自覺的就放輕了了。他從不知自己也會這樣憐香惜玉,倒不如說,是自己當真遇上了克星。

黎莘聽他的聲音,又是被這樣對待,骨子裡頭的嬌氣就止不住的往上冒。

「我,我,怕,嗝,你會氣我。」

她磕磕巴巴的說這些,覺著這樣的自己丟人的緊,就哽咽一聲,撲在他肩頭。

孟長恪只得哭笑不得的拍著她的背安撫她。他記著自己也算是來興師問罪的,怎的如今本末倒置了。

他暗自嘆了一聲。

「莫哭了,我不曾氣你。」

他在她耳際輕聲道,若是讓熟悉他的人看見,只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如此溫柔小意的孟長恪,簡直同換了個人一樣。

黎莘趴在他懷裡,聽他說了,就淚眼朦朧的瞧他:

「真的,嗝,不氣?」

孟長恪搖搖頭,笑道:

「不氣。」

黎莘的眼眶又紅了一圈。

果然女人都是水做的,這話是真道理,孟長恪算是真真切切得體會到了。說氣也哭,不氣也哭,他是徹底沒法子了。

不過黎莘也不需要他有法子,她感動夠了,就一抹淚痕,重重的把他撲倒在床。

孟長恪一時不防,沒及時反應過來,身子一輕一重的工夫,自己的唇就被黎莘叼住了。

暗色的外衫很快就被扒的精光,露出雪白的褻衣,他的胸膛裸露了一片,竟是和衣裳分不清楚。

嬌軟的舌抵開他的齒間,糯糯的貼著他的舌,似是討好,又似引誘,不一會兒就惹得孟長恪不自覺的回應她。

黎莘的衣物本就輕薄,這會兒她一拉一扯,就悄無聲息的落在地面上。

「丫頭,等等。」

險些被霸王硬上弓的孟長恪終於喚回了幾分理智,這裡畢竟是王府,他本就沒打算同黎莘歡好。

——即便他此刻的身子幾乎慾望勃發,叫囂著同她抵死纏綿。

黎莘卻不願意。

「我不想你走。」

她咬著唇凝視他,此刻她僅僅剩了一件輕若無物的紗衣,半褪著掛在圓潤白皙的肩頭。

那件嫩黃色的肚兜遮不住她的身段,嫩乎乎的乳肉裸了一半在外頭,起伏挺翹的弧度隱約可見。

纖細的腰肢平坦柔軟,觸手若絲綢白瓷,猶帶余香。

她的眼眸中倒映的滿滿都是他,羞赧的情意快要溢出瞳外。

「這裡是王府……」

孟長恪勉強壓下那陣陣的慾望,別開頭不去看面前的活色生香。

黎莘笑嘻嘻的啄了他的唇一口,素手游移,一路滑過他的胸膛,最後落在那炙燙的堅挺上。

「輕點就行啦。」

她說著,手下微一用力。

孟長恪的身子重重一顫,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他聽見自己一字一句,咬牙切齒:

「別,鬧,了。」

否則,他真不知道自己撐不撐的住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