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
《快穿之[玉體橫陳]》第105章
陰險少爺X羞澀丫鬟【三十六】宣戰(少爺vs三皇子(ಡωಡ) )

王府的馬車離開後,孟長恪才從陰影裡頭出來。

他從馬上跳下,久久的佇立著,孟二不知他心裡頭的想法,是以只能垂著手跟在他身後。

雖然只是一眼的功夫,孟長恪卻覺得足夠了。

那必定是他心裡念著的那人,即便如今她變得有些不同,可那張面孔,分明是他所熟悉的。

被燒乾淨的宅院裡沒有找到屍體,所有人都當她已經化為塵土,畢竟他們都眼睜睜的看著黎莘被火焰吞噬,任是大羅金仙,也未必能夠逃出生天。

然而他卻不信。

她之前塞給他的藥丸,他昏迷時還緊緊捏在手裡。那時他中毒已深,毒性既強又怪,一時便是太醫都束手無措。

後來不知是誰死馬當做活馬醫,將那藥給他餵了進去,不過一晚上的功夫,他便好的七七八八。

黎莘治好了他的腿,救活了他的命,這樣的人,他不信她就這般去了。

這點微茫的希望,是撐著他度過一日一日唯一的慰藉。而他之所以還活著,卻是為了報仇。

斷腿之仇,羞辱之仇,害命之仇……以及害死了他所愛之人。

「孟二,回府。」

孟長恪等到徹底瞧不見那影子了,方才開口道。

他一個動作利落的上馬,玉冠烏髻,眉間郁氣一掃而空,顯出從未有過的清朗來。

即便他站的位置不顯,通身的風華氣派怎麼也遮掩不住,世上就是有這種人,生來便是叫人自慚形愧的。

多的是姑娘家偷偷拿眼兒瞄他,孟長恪只拿眸微微一掃,就看見三皇子望來了這個方向。

兩相對視,一人眼中震驚無度,一人眼中張狂不羈。

他挑唇而笑,蘭芝玉樹,風蘊倜儻,可惜落在三皇子眼中,就是譏諷意味甚濃。

偷看的姑娘們羞紅了臉,那禍水本人卻一夾馬腹,爽快的回了身,朝著另一個方向行去。

他臨去那意味深長的眼神,已經說明瞭許多只可意會的東西。三皇子心裡清楚,那是赤裸裸的宣戰。

三皇子坐回馬車,眉頭深深的擰在一起。其實從一開始,他本沒有將孟長恪放在眼裡。除了一張面皮,他為人算不得有多出挑。

他打斷他的雙腿,不過是因為施紅蔻罷了。

前不久二人又秘密的見了一次,施紅蔻說起孟長恪,竟是惹了他的五皇妹春心萌動。

他當下就覺得,這是個禍害。不僅礙眼不說,留著他,不知還要生出多少事端,而最簡單的法子,就是斬草除根。

三皇子並不是嫡子,上頭還有個太子壓著。身為皇子,自是沒有一個不覬覦皇位的,而他打小就聰慧過人,文韜武略樣樣不輸。

拉攏不了太子黨的孟家,讓他們大傷元氣,卻也不無不可。

所以他最後鑽了孟長恪的空子,他身邊的孟二的確是無牽無掛,忠心耿耿。可孟一卻有個寡母,一直住在僻遠的山村,怪不得孟府挑人時沒有在意。

他派人好不容易尋到了那老婦人,以此要挾孟一投毒放火,就是孟長恪再如何神通廣大,想必總該死的透透的了。

這毒藥不是見血封喉,可一則世上無解,二則痛苦至極。
鍵盤左右鍵 ← → 可以切換章節